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刀劍】肌膚饑渴症(石清) 上


大概有一點點肉末

好久沒寫這種尺度了來練練手






===================================







  當眼前的白光退去,出現在面前的是再熟悉不過的院子。



  「終於到家了。」清光抬起衣袖擦去了臉上滴落下來的血痕。人類的身體真是麻煩啊,受傷了不僅會痛會流血還要花時間養傷。雖然身為付喪神的他們作為刀劍男子,身體強度已經比一



般人類要強多了,不過麻煩的地方還是有。



  「清光!」剛回到本丸,腳都還沒有向前邁出一步清光就落入了一個高大又寬厚的懷抱中。



  「石切丸大人!清光先生受傷了,請你趕快帶他去手入吧。」率先看清來人的今劍第一個開口。



  「嗯,我會的,還有其他人受傷嗎?」將清光抱在懷中石切丸輕聲詢問,同時看向一起出陣回來的其他刀劍。



  「沒有,我們都是些不需要手入的小傷口,只有隊長的加州先生受傷比較嚴重,就麻煩您了。」鯰尾往前走了一步向石切丸報告全員狀況。



  「我知道了,那我先帶清光去手入室。」點了點頭,石切丸轉身就打算把清光抱起來,從一開始就安靜異常的清光這才在石切丸胸前掙扎了起來。



  「等等,我還要去向主人報告。」清光雙手推拒著石切丸的胸抬起頭向石切丸抗議,但是身後的手臂卻不動如山。



  「鯰尾,跟主人報告的事情可以交給你嗎?」沒有回覆清光的抗議,石切丸依舊帶著微笑看向鯰尾。



  「當然沒問題,就包在我身上吧!」向石切丸比了個拇指的手勢,鯰尾露出了笑容一副你放心去吧的表情。



  「那就拜託你了,順便跟主上說我先帶清光到手入室去了。」說完石切丸轉身就帶著清光離開。



  「喂,我才是今天的隊長,你有在聽嗎?石切丸──」



  隨著清光的聲音遠去,今日的第一部隊成員目送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建築物中隨後相視一笑。



  「自從他們兩個互表心意之後加州終於不再像以前這麼亂來了。」燭台切輕聲笑著。



  「是啊,而且我們一回來就可以立刻出現,想必石切丸先生一定早就等在這裡了吧。」雙手環胸鯰尾點了點頭肯定自己的推測。



  「而且石切丸只有在面對加州的事情上會顯得特別強硬呢。」藥研雙手插腰意味深長的看著兩人消失的方向。



  「真好啊,岩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來呢。」小天狗蹲在地上有些失落。



  「放、放心吧,我相信他一定很快就會來的。加州先生不是說了會盡快幫我們把同伴找齊的,他也答應我們會幫我們帶一期哥回來的。」五虎退抱著小老虎來到今劍的身旁也跟著蹲下來



和他說話。



  「嗯!我相信加州先生。」聽完五虎退的話想到那個總是站在他們身前的紅色身影,今劍紅色的眼睛閃亮亮的露出了笑容。







§     §      §    









  手入室內清光的黑色外套披在地上,他則是坐在床鋪上,脫下的襯衫被放在一旁,赤裸著上身露出了手臂上和胸前的紅色刀傷。



  石切丸一言不發,神情專注的替清光療傷。厚實乾燥的手掌貼在皮膚上帶來一道暖意,純淨的靈力拔除掉時間朔行軍留下的污穢氣息。



  「你生氣了嗎?」看著石切丸安靜而認真的替自己治療,清光過了好一陣子才怯生生的開口。



  「知道我會生氣下次就不要讓自己受傷回來。」看清光身上的傷口經過手入棒的治療之後漸漸開始癒合,石切丸臉上的表情這才放鬆了下來。



  「但是,我是隊長啊。」聽到石切丸的話清光有些委屈的低下頭。



  「我知道你要履行隊長的責任,所以比起生氣我更多的是擔心。」輕嘆了一口氣石切丸將手放上清光的頭頂輕輕撫摸,隨著清光抬起頭看他的動作滑落到那小巧的臉蛋上,拇指輕輕劃過



臉頰只剩下淡淡痕跡的傷口上。



  「傷口還會痛嗎?要不要躺下來睡一下,多休息對傷口復原也是有幫助的。」雖然他們經過手入後傷口癒合得會很快,但審神者的靈力也不是萬能的,有時後表面看起來好了實際上底下



的傷口還是需要時間恢復的。



  「要!你陪我。」感受著石切丸的溫柔和擔心的情緒,清光露出了笑容向面前的大太刀撲去。



  「喔──真是的,你這調皮的孩子。」促不防及的石切丸被清光這麼一撲向後倒了下去,而那調皮的打刀則是抱著自己的脖子整個人趴在自己的身上完全把自己當成了大型抱枕。



  「嘿嘿嘿。」聽出了石切丸語氣中的寵溺清光將臉埋在戀人胸前笑的像個孩子。



  「今天內番都安排好了,暫時也沒有什麼工作了我就陪你一下吧。」將清光抱在懷中,石切丸調整了一下位置替兩人蓋上了被子,看著清光已然昏昏欲睡的臉低下頭在那光滑的額頭上親



吻。



  不知道是出陣回來太累,或是手入後修補真的很耗費靈力和體力,清光嗅著石切丸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感覺著腰間和背上擁著自己的力道很快的就陷入了平穩的睡眠中。









§    §     §   









  「唔......石切丸?」纖長的睫毛動了動像是蝶翼一般輕輕搧動,從底下露出了還帶著些許迷糊的緋紅眼瞳。



  感覺熟悉的味道還在,清光閉上了眼埋頭蹭了蹭發現底下觸感不對,這才張開了眼睛。



  石切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先離開了,但是自己手上好像還抓著什麼?視線向下清光這才發現被自己枕在身下抓在手中的是石切丸的上衣。



  看樣子應該是不想吵醒自己但是又得去安排本丸裡的事情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吧,石切丸大概是一臉無奈又寵溺,小心的脫下自己的上衣用著不至於吵醒他的力道讓自己可以繼續抓著他



的上衣熟睡。



  想到這清光只覺得心裡一陣暖意,忍不住抱緊了石切丸的衣服將自己的臉埋進其中傻笑。



  或許是時常淨身祈禱的關係,石切丸的身上總是帶著一股好聞的薰香,清光聞著熟悉的味道感覺感覺自己似乎還在石切丸的懷抱中,他不由得想起了剛才石切丸替他手入的情形。



  厚實乾燥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撫摸,對方的眼神專注而認真的看著自己。



  「哈啊──」身體似乎有些躁熱,有什麼在隱隱躁動著,清光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微微磨蹭,身體好像不太對勁。



  寬大的手掌一如往常的摸著自己的頭,接著滑落到臉頰拇指輕輕劃過自己的唇瓣,手指向下描繪過纖細的頸項鎖骨,帶著刀繭的掌心摩擦過胸前粉嫩的乳暈,帶來微微蘇麻的觸感,在那



正中的乳頭不知何時挺立了起來,因手掌的移動摩娑傳遞著腫脹酸澀的陌生反應。



  「唔──」熱流逐漸向下集中匯聚,尾椎骨附近似乎有細小電流竄過一般,腰間傳來一陣陣酸麻的顫慄感。



  「好熱......」身體有什麼需要被緩解。



  在胸前的手不再停留於那已然挺立的小肉球,它像一隻飢餓又優雅的野獸一般舔拭過有著漂亮肌肉線調的腰腹部,復又往返流連於微微繃緊顫抖的腰側。



  「石、石切丸......」慾望來得突然而猛烈,還著著西褲的下身已微微凸起,帶著曖昧的深色水漬。



  御神刀專注而認真的眼神一如平時淨拜驅邪時的投入,乾淨而溫暖的手像拿著御弊一般謹慎而珍重握上了硬挺起來的肉刃。



  「哈...嗚──」雙手輕輕滑動著給予刺激,初嘗情慾的小傢伙激動的落下了淚珠。



  『清光──』被戀人的氣味包圍著,耳邊似乎響起呼喊自己的聲音,清光只覺得下身一緊接著腦袋暫時一片空白。



  「呼、呼呼哈,呼──」輕喘著氣,逐漸聚焦的視野內出現了在熟悉不過的綠色,清光全身泛著薄紅感受著腿間和手掌中的黏膩,帶著腦羞的情緒將自己埋進了石切丸的上衣中縮成了一



團,試圖讓自己逃避現實。



  「嗚哇──怎麼辦?」發洩過後卻感到更加的渴望了,想要你的碰觸。



  石切丸──











================================

情竇初開的清光,好吃!!(自己講



這是個缺糧想吃肉最後只好自己來的產物

肌膚饑渴症是之前和一起吃三日清的太太討論到的,我們都認為清光一定有肌膚饑渴症

想要人撫摸觸碰和疼愛,藉此得到安全感

所以這個標題一開始是打算寫三日清來著的,但是沒想到那邊寫了開頭卡一半,不過還是會慢慢寫完的

加上因為我最近一直被餵石清糧所以反而石清先出來了(艸///

估計還有個下篇讓清光去引誘PAPA頓完這鍋肉,但是我不知道多久能燉完(遠目



然後我覺得這個標題我似乎可以把三条家都寫過一輪

如果真的讓我寫完大概可以收一收印一本滿是肉的小薄本了(閉嘴



事實證明我最近被餵食了什麼糧就會產什麼出來

我想吃清光啊(飢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懷爐 (三日清)

§大概還是三条清前提的三日清(?) §一點點小狐清 §只是個沒內容的砂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