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刀劍─男友力三十題】索取和給予(三日清)

  加州清光對他來說是那樣鮮明的、有活力的,是那樣的吸引他的目光,讓他第一次產生了有想要追逐擁有的念頭。



  甚至不止如此,他不僅想要得到那朵紅色薔薇,還想更近一步的將他鎖在自己的身邊。





  在將那孩子壓在自己身下佔有時,他看著那身白裡透紅的肌膚和那帶著水光和愛意望向自己的紅色眼瞳



時,他一度克制不住自己想將那孩子揉入自己的身體裡,只有自己能感受、只有自己能看見、只有自己能擁有,那是他的清光。







§    §     §   





  「唉,真不想打掃啊。」清光穿著內番服手中拿著掃帚將下巴頂在上面無精打采的輕嘆了一口氣。



  「清光別再偷懶了你才掃沒多久吧,主人要我們今天負責打掃院子,不說堀川連兼桑都在認真掃地了。」見清光杵在那邊久久不動,安定忍不住走到清光身邊。



  「喂,安定你這說法好像我都沒有認真在做內番的工作似的。」在一旁正把落葉集中的和泉守聽到了忍不住轉過頭來出聲抗議。



  「那還不都是堀川幫你把大部分的工作都做完了。」面對兼定的抗議安定偷吐著舌頭小聲說出自己看到的事實。



  「你在說什麼我可是都有好好的完成工作的。」



  「嘛嘛,兼桑平時都有好好的工作,所以主人今天才會把工作交給我們啊。至於清光平時工作很多已經很辛苦了,安定你就偶爾讓他偷懶休息一下吧。」原本很認真進行手上工作的堀川聽到兩人的對話先是伸手拍了拍和泉守進行安撫,接著走向清光和安定。嘴上雖然和安定說著話,他的一隻手卻抓著清光的手臂將人帶往廊簷下坐著。



  「啊──堀川你太寵他了,這樣以後這傢伙就會有理由光明正大偷懶了。」安定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也沒有真的阻止堀川讓清光坐下休息的舉動,反倒像是賭氣一般跑到了和泉守旁邊去幫忙。



  其實在剛剛靠進清光之後偵查力不低的安定自然也看出了清光臉上還帶著的疲憊神情。



  「這次遠征辛苦了,你們可是去了一個禮拜,而且還是大成功帶了相當多的資源回來,主上也非常高興呢。」



  「這又沒什麼,而且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去遠征這麼久了,雖然也的確好一陣子沒有離開本丸出去執行這麼久的任務了。」清光對著堀川微笑一臉不需要大驚小怪的表情。



  「對你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你家那一位似乎不是這麼想的。」堀川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讓清光啊的一聲摸上了自己的圍巾。



  「所以你今天還是好好的休息吧。」見清光反應過來之後堀川露出了微笑。



  「那家夥跟你通過氣了?」放下手清光瞇起眼看向笑的一臉我都知道的堀川,雖然他的確不介意讓像家人般的新選組同伴們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才會在打掃時沒有多做隱瞞自己的身體狀況,不過被識破了果然還是會有點令人難為情。



  「這倒是沒有,不過三日月今早要出陣之前有先到主人房間去了一趟,之後主人把原本打掃院子的人數從兩人改為四人,讓我和兼桑過來幫忙。」



  「不愧是擅長暗殺和偷襲的堀川,消息還真靈通。」



  「嘿嘿,我就當你這是讚美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這可是主人和我們的好意。」笑著點了一下清光的額頭堀川這才拿著工具回到院子中繼續打掃。



  清光最終放下了掃帚讓自己向後躺在廊簷的地板上,再翻身側躺捲曲著身體調整成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正大光明的補起眠來。



  啊啊,腰舒服多了。真是的,真不知到三日月哪來這麼多體力,都提醒他今天要負責帶隊出陣了還不知道節制。



  那個老爺爺今天應該能平安帶隊回來吧,要是敢受傷回來──哼,看我怎麼收拾他。



  閉上眼,在意識模糊之際清光在腦中這麼想著。





§    §     § 





  「嗚哇──這也太誇張了。」



  安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感覺到自己的圍巾被人拉動清光從睡眠中醒過來。



  一張開眼就看到安定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自己的脖子看,手中還抓著自己圍巾的一端。空氣中傳來了樹葉焚燒以及烤番薯的香味,看來他們已經把院子給打掃完了甚至還烤起了番薯。



  坐起身來,清光自安定手中拉回自己的圍巾,並重新將其繫上頸間掩蓋住分佈在那白皙頸項上數量驚人的紫紅斑點。



  大和守安定發誓,那些吻痕一定不僅僅只在清光纖細的脖子上,光是看得到的地方就順著衣領往下蔓延到了胸前。



  「怎麼,羨慕嗎?」整理好衣領和圍巾見安定還一直盯著自己看沒有回過神,清光勾起了一抹戲謔的微笑,襯得他嘴邊的痣更加艷麗。



  「誰、誰會羨慕啊!」被清光那一瞬間的表情弄得臉紅心跳的安定下意識的大聲反駁,那樣撫媚的清光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那就不要一直盯著我看,笨蛋安定。」輕哼了一聲清光轉頭梳理起自己午睡間弄亂的小辮子。



  「喂,我說那個,真的沒事嗎?」坐在清光旁邊,安定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光是衣服以外的地方都那個樣子了,那麼在衣服的掩蓋底下清光那白嫩的身體又會是什麼樣子呢?而且清光明明是跟他一起出去遠征的,雖然昨天才回來但是經過一個晚上的休息他自己都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清光的臉上卻還是看得出來有些疲憊,可見昨天晚上並沒有得到足夠的休息。



  「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相較於安定清光到是氣定神閒慵懶的回答。



  「但是──」開口還想再說點什麼的安定被清光用食指點住了嘴唇。



  「但是我很滿意,所以你就放心吧。」朝安定微微一笑,清光露出了可以稱之為幸福的表情。



  因為那些是證明,是三日月渴望他想要索取他的證明。



  不管對待誰都非常溫柔,做事總是淡然處變不驚強大得隨時都表現得游刃有餘的三日月,只有在面對他的時候會出現急迫、渴望和佔有的一面。



  這就是三日月愛他的表現,所以他願意給予。與此同時他也在向三日月索取:重視我、只看著我、只愛我一個。



  只不過在吃醋這方面三日月意外的比他還像個小孩子,只不過是隊伍裡有安定而且去了一週的遠征,有必要吃醋到這種程度嗎?但是意外的發現了他可愛的一面。昨天晚上他還是第一次見是到如此霸道和強勢的



三日月,不過並不會讓人討厭,反倒給了自己某種程度的安全感。因為那樣強大而美麗的天下五劍是如此的在乎他,重視他。



  「第一部隊出陣回來了。」從前面傳來了今日近侍長谷部的通報聲,清光和安定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起身前去迎接歸來的隊伍。



  一靠近就聽見博多在說三日月今天帶隊用的時間比預計的要快了許多,雖然時間就是金錢有效率是好事,但是接連不斷的戰鬥也太累人了,一點都不像三日月爺爺平時的做風。



  清光看見那個藍色的高大身影正一臉平淡的向長谷部報告,隨後似乎是感覺到了他的到來,那雙有著新月的漂亮眼瞳第一時間就轉到了他的身上對著他微笑,而那雙眼的主人也快步朝他走來將他擁入懷中。



  清光也張開雙手接納那抱得有些緊的擁抱。



  你對我索取、佔有我都會放任,但相對的請給予我你的愛,因為那將會成為我活下去的糧食。



  「清光我回來了。」如蝶翼一般的吻落在了臉頰上。



  「嗯,歡迎回來。」























=============================

「要不要吃番薯?」←很想在最後面加上這麼一句,但是好像會太破壞氣氛所以我就沒放了

突然想寫寫三日清之間的愛情觀

三日月大概就是看得多經歷的也多,所以對很多事情都是淡然以對,已經不會再投入過多的情感所以給人的感覺才會是如此的溫柔強大,因為他不管面對誰都是一樣的,但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一種無情的表現

所以當他有了想要得到的對象,我想那個反差應該會相當的大

佔有慾強的三日月(讓我想到了很久之前寫的妖刀

但是這樣的表現卻相當符合清光的期待,因為那是一把渴望得到寵愛害怕被丟棄的刀

所以三日月這樣的表現反而能給清光帶來相當大的安全感

突然好想寫愛得有點病病的三日清(我只是喊喊,有人要寫給我看也可以!!!!

正經的,最近都是用清光的視角在寫,下次想試試從三日月的視角來寫寫看

雖然我下一篇不一定會是三日清(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肌膚飢渴症(今清)

§ 內有今劍極化劇情 § 後續不會公開 § 這真的是肌膚飢渴症放出來的最後一篇了XD § 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再預警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