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刀劍】無可取代的你 3 (被清)




  「怎麼了嗎?」晚餐時刻清光注意到山姥切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臉上,於是他開口詢問。



  「您今天心情好像很好。」今天從學校回來之後清光的臉上就一直掛著笑,情緒也相當高昂,很明顯可以感覺得出來他非常的開心。



  「嗯,大概是因為今天剛開學吧。覺得各方面都很新鮮,也認識了不少人,雖然這周基本上好像都還不太會正式上課,不過我很期待接下來的大學生活。」看著山姥切,清光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刀劍】無可取代的你 1 (被清)

我又來挑戰新CP啦

這次是被清/切清

感謝點文者  美樹:想看管家被被x小少爷清光(!)



第一次寫被被正在努力抓個性XDDDDDDD

所以如果覺得怪請原諒我(艸"""""

內文短小注意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刀劍】酒後醉態〈下〉(三条清)

之前好像有說過寫完的話會放上來

看到瀲灩提到這篇才想起來好像有這回事(艸"""

所以我來放文了



§這篇是真正意義上的三条ALL清光 請小心食用



§本文有收錄在《肌膚飢渴症》一書











§   §   §



  所以最後小狐丸到底有沒有順利將清光送到石切丸的房間呢?

  「小狐丸。」就在小狐丸抱著清光準備步出房間時三日月出了聲。

  「還有甚麼事嗎?」小狐丸收回準備跨出的步伐回覆三日月,但並未回過頭。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就這麼讓小朋友回去睡似乎不太好。」三日月的手指滑過酒杯杯緣畫了一個圈。

  「喔,這怎麼說?」小狐丸不著痕跡的微微收緊了抱著清光的手,用著與平常無異的語調反問。

  「這一陣子清光和我們一起出的任務比較多,現在終於暫時告一段落了主人才會賜給我們這些酒水好讓我們好好放鬆一下,也就是說清光也跟著我們累了好一陣子,今天這才會這麼容易就醉了吧。」

  「你的意思是──」至此小狐丸總算是側過身回過頭來。

  「既然都要好好讓他放鬆休息了,就徹底一點吧,年輕人積太多對身體可不好。」拿起了斟滿的酒杯三日月輕輕地笑了,藍色的眼中那一彎新月流轉著惑人的流光。




  『唔、好熱,誰來──』

   睡夢中的清光因剛剛的酒勁上來而覺得全身發熱,他不耐地扭動著身體想讓自己涼快一些,接著他感覺到穿在身上的束縛消失了,散發著熱氣的肌膚與空氣接觸帶來了微微的涼意。

  『啊,好舒服,還要……』

  睡夢中,清光夢見自己變成了貓,他的身邊圍繞著好幾個人。

  仔細一看,那些是因為最近一起出任務才開始逐漸熟稔起來的三条刀派的大家,他們正圍繞著自己帶著笑容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自己。

  好舒服,還想要再跟他們親密一點,清光總覺得身為河下之子的自己和名門三条刀派的他們有著一道看不見的隔閡,所以就算三条的大家好像都很喜歡他,他還是過不了自己心底的自卑那一關,但是現在的自己只是一隻貓,所以可以盡情的和他們撒嬌吧。

  「喵──」眨著紅色的眼,清光露出了可愛的笑容

  「這是,睡糊塗了嗎,還是剛剛的酒還沒醒?」看著清光可愛的笑臉,岩融伸出手摸了摸清光的頭,沒想到清光表現真的像貓一樣將頭貼了過來討摸,嘴裡還發出了喵喵的貓叫聲。

    「哇,所以是貓咪清光嗎,我也要摸。」聽見岩融這麼說,今劍立刻湊了過去抱住了以雙手撐地將頭蹭過來的清光,他以臉頰和清光磨蹭,換來了清光在他臉上輕舔和親吻。

  「這真是……」一旁的石切丸有些驚訝的張大了雙眼。

  「我就說吧,年輕人需要適當的發洩一下,哈哈哈。」邊笑著三日月繼續喝著手中的酒。

  「不,他這怎麼看都是醉了不是。」一旁的小狐丸有些頭痛的揉了揉額角。

  他剛剛果然不該一時鬼迷心竅把清光留下來,直接帶他去石切丸房間就不會有現在的情況了,現在的狀況各方面來說都相當的糟糕。

  雖然在心底這麼想著,他的視線卻離不開此時的清光。

  就在剛剛他因為三日月的話沒有立刻帶清光離開房間之後沒多久,原本在他懷裡看似睡去的清光卻突然扭動起了身體,像是覺得熱似的開始拉扯自己的衣物,張開的眼裡眼神相當迷濛,一看就知道他們所喜愛的初始刀此時並不是清醒的。

  沒想到當他將清光放了下來打算替他將被他自己拉鬆的衣物重新整理時,那把打刀卻以四肢著地眨著迷濛而可愛的雙眼對著他們發出了貓叫聲。

  所以現在的清光正像貓一樣四肢著地,身上的內番服因為他自己的舉動而使得衣帶都已鬆脫,露出了胸前和後頸大片白皙的肌膚,下身的行燈袴也因為他跪爬的動作眼看著正逐漸從他腰上滑落。

  「嗯,人類不都說酒後吐真言嗎?說不定這才是清光那孩子內心的渴望不是?你應該也有注意到了吧,那孩子雖然看得出來平時挺喜歡和我們一起行動的,不過要他自己主動來親近我們他卻總是表現得有些扭捏,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明明只要直接走過來就好。」邊和小狐丸說著三日月拿起酒壺替小狐丸倒了一杯酒這才將視線移回到正和今劍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滾玩耍的清光身上。

  「那是因為他過去的經歷吧,渴望被疼愛卻又小心翼翼的害怕著。」嘆了一口氣,小狐丸妥協的接過了三日月推過來的酒杯一口飲下。

  「所以啊,既然他想要親近我們,而我們也都很喜歡他,那麼由我們主動伸出手也沒有什麼不好不是嗎。」

  清光趴在今劍的胸口上,雖然在他現在的認知中自己是隻貓,不過就實際上表現出來的是清光將今劍整個人抱在懷中壓在身下,他將自己的頭靠在今劍的頸側肩上和今劍對視。

  「我啊,最喜歡清光了喔。」今劍笑著捧起了清光的臉嘴對著嘴在那唇上印下了一吻。

  清光像是聽懂了似的,朝今劍開心一笑抬起頭回吻了回去。

  「嗯唔……」兩人像是小動物一般唇瓣相互摩擦,間或伸出舌頭舔舐,從鼻間中發出了好聽的輕哼聲。

  一吻完畢,清光像隻貓乖巧的趴伏在今劍身上,但接著他突然被一隻大手攔腰抱了起來。

  「原來清光殿這麼想和我們撒嬌嗎。」岩融大手一撈,就將清光給抱進了自己懷中,被這麼大動作一帶清光身上的衣服已然脫落到了手臂露出了半個胸膛,白皙的肌膚因為酒精的作用染上了淡淡的粉色,看起來相當的可口。

  「喵嗚。」坐到了岩融懷中的清光仰起頭,因為身高的差異看不到岩融的頭,於是他只能晃著腦袋磨蹭著岩融的胸前。

  作為獎勵岩融低下頭親吻了清光的額頭,大手探進了清光的衣服裡撫過那微微汗濕的胸膛,揉捏纖細柔嫩的側腰。被這麼對待著,清光不但沒有推拒,反倒雙手搭在岩融手臂上,仰著頭發出了好聽的細小呻吟一臉享受著愛撫的表情。

  於是岩融手掌向上回到了正微微起伏的胸膛,手指輾壓過胸前的乳頭,低下頭舔舐過清光纖細的側頸。

  「看來是因為剛剛喝完酒現在後勁上來了,覺得又熱又難受吧。」在一旁的石切丸靠了過來,牽過清光的手親吻那圓潤的指尖,在清光朝他看過來時將頭湊過去在那紅的唇上親吻。

  雖然一樣喝了酒,但石切丸身上仍保有一貫屬於御神刀清新的味道,讓清光覺得很舒服下意識地想要親近,於是他主動探出舌頭舔舐眼前的薄唇企圖挽留,石切丸也體貼的沒有離去反倒張開嘴,任由清光的舌頭探進自己口中索求。

  清光像是渴了很久似的,親吻著石切丸在他口中吸吮,發出了嘖嘖的水聲,微凸的喉結上下滾動吞嚥著。原本被石切丸牽著的左手也抬了起來攬住了對方的脖子,讓彼此更靠近,他的上身也向著石切丸的方向靠去向是投入了石切丸的懷抱。

  在他身後的岩融一手攬著他的腰,一手替他脫去了他掛在身上也掉的差不多的上衣。握習慣大薙刀的手一反常態動作輕柔的摸過了清光的後頸,順著漂亮的背脊一路向下來到了凹陷的尾椎骨。

  「嗚─」已經撲到石切丸懷裡的清光感覺到腰後的搔癢不禁搖了搖腰,綁繩早已脫落虛虛掛在腰上的袴也因為他的動作而滑落了下來,露出了裡頭只著底褲的結實臀部以及白皙的雙腿。

  石切丸身上的味道總是那麼好聞,只要在他身邊就有一種讓人放鬆的氣息,這就是御神刀的不同吧。但是身為實戰刀全身沾染血腥只懂得戰鬥的自己,總是讓他想親近個性溫和的大太刀,卻又害怕自己的出身是否不適合站在對方身邊。

  不過反正自己現在是隻貓嘛,就可以盡情的在對方的懷裡撒嬌了吧。清光將臉埋在石切丸胸前邊磨蹭邊嗅著對方身上令他放心的味道,享受著對方的手掌帶著安撫的力道按摩著自己的後頸和背脊。

  「真是隻愛撒嬌的小貓呢。」三日月輕笑了一聲放下酒杯,緩慢地走了過來。

  石切丸讓清光在自己的懷中翻了個身仰躺著,上身靠在自己胸前。

  「清光很喜歡石切丸呢,在你面前總是表現得特別乖巧。」三日月在清光身側跪坐下來,伸手撫摸小巧的臉蛋得到了清光將臉頰埋進自己掌心磨蹭的舉動。

  「清光本來就是個認真又努力的孩子,只是有時候還是太不懂得愛惜自己了。」趁著清光將臉轉向三日月那一側,石切丸偏過頭親吻了清光另一側露出的耳朵。

  「說的是,但也是因為他是個認真又可愛的孩子才會讓人忍不住地想要好好的疼愛他。」三日月將自己的臉湊到清光面前,與他鼻尖貼著鼻尖對視著,貼在清光臉頰上的手掌往下,順著下巴摸過了清光纖細的脖子讓清光舒服的瞇起了眼,手指畫過了鎖骨的凹陷處再往下,沿著乳暈打著圈帶著刀繭的指尖壓過那一顆顆細小的突起,感受到清光敏感的顫抖著身體這才用拇指與食指揉捏正中間挺立的乳頭,換來了細小的尖叫。

  身體很熱,但是被大家包圍著撫摸的感覺很舒服,還有被親吻的時候也讓他覺得自己輕飄飄的,有種被愛著的感覺。但是體內好像還有什麼在漸漸發酵,另一股熱潮逐漸上湧。喉嚨有些乾渴,有什麼需要發洩的感覺。好幾隻手和親吻貼到了自己的身上滑動,緩解了他身體的燥熱讓他感覺舒服極了,這讓清光忍不住打開身子想要更多的接觸。

  「呀啊──」當下身因酒精作用而呈現半勃起狀態的陰莖被人握在手中時,清光自喉嚨裡發出了不知是舒服還是被刺激的尖叫聲。

  胸前的突起被人吸吮著,柔嫩而敏感的大腿內側正被人舔舐著傳來了濕濡的麻癢感,伴隨著毛茸茸像是被羽毛搔過的觸感,結實的臀瓣被一雙大掌包覆揉捏著,身體的熱源好像逐漸朝著下身匯集。

  那靈巧的舌頭品嘗完柔軟的大腿根部,轉到了會陰處。清光只覺得似乎有一股電流竄過,讓他鼠蹊部的肌肉跳了跳。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自己囊袋的小球上,下一秒他兩邊的睪丸就被輪流舔舐著,讓他舒服的只能發出呻吟。

  握在他慾望根源上的手掌開始有節奏的滑動,配合著下方的舌頭讓他的欲望愈來愈濃烈,陌生而強烈的快感讓清光在沉淪的同時又有些不安,雙手忍不住想要抓住點什麼,這時他的雙手各自被人十指交扣緊握著。

  耳邊傳來了熟悉的低沉聲線安撫著自己,雖然此時他的腦袋無法消化話語中的意思,但灑在耳後的鼻息和接下來灑落在頸間的親吻很好的安撫住了他的情緒,讓他放任自己釋放慾望。

  白濁的液體噴灑了出來,沾染到了清光自己身上,胸前、腹部、大腿根部都有著溫熱潮濕感覺,但比起這些清光更覺得自己的輕盈了不少,剛剛的燥熱感一點不留,意識逐漸被黑暗籠罩卻令人安心無比。

  「這是,終於真的睡著了?」小狐丸伸手擦去臉上被沾染到的體液仔細的觀察清光的睡顏。

  「應該是吧。嘛,我就說吧年輕人積太多對身體不好,偶爾還是得釋放一下。」三日月張開手掌,讓還有些黏糊的液體滴落。

  「所以我們需要常常幫清光這麼做嗎?」今劍趴在清光胸膛上,看著躺在石切丸懷裡睡得相當放鬆的清光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如果有需要的話吧,哈哈哈。」坐在今劍身旁的岩融伸手揉了揉今劍的頭。

  「好了,既然都結束了可以幫我去準備熱水和毛巾嗎?這孩子需要擦拭一下身體免得著涼了。」石切丸將清光抱進自己懷中,拉過一旁的上衣先覆蓋在清光赤裸的身上。

  「我!我和岩融去吧。」今劍高高的舉起手,接著拉過岩融的手就跑出了房間。

  「那我這個老爺爺就去整理床鋪了。」笑了笑三日月看著清光的睡臉好一會也跟著離開房間。

  「真是的,這是叫我收拾殘局的意思嗎。」小狐丸認命地起身收拾散落在各地的酒瓶酒杯。

  「哈哈哈,好好睡吧清光。」看著小狐丸忙碌的背影石切丸輕輕地笑了,接著低下頭輕聲的對清光說。



§    §     §



  唔,好溫暖。昨晚好像做了什麼好夢,雖然記不得內容但是感覺很幸福,所以應該是好夢吧。

  一早還沒張開眼的清光蹭了蹭身下柔軟的枕頭和被單,感受著自己今天和以往起床時不一樣的感覺。

  但一張開眼他卻被眼前的畫面嚇得不知該如何反應,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三日月美麗的睡顏。愣了一下偵查靈敏的打刀這才注意到他根本就不在自己的房間,而且不只是睡在他身前的三日月,在他胸前的懷中還窩著今劍,腰間橫放著一隻手臂,主人是睡在自己身後的小狐丸,在三日月的身後他似乎還看見了岩融。

  難怪他會覺得今天的被窩睡起來特別溫暖,隨著認出了三条家的每一個人昨晚的記憶也逐漸回籠。他昨天似乎是和三条的大家一起喝酒了,然後呢?到中途就沒有記憶了。

  奇怪,他不記得自己的酒量有這麼差啊?他居然是裡面最快醉倒的嗎,天啊,他有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應該沒有吧,但是身上的衣服被換過了。他該不會有吐了吧?一想到自己可能在其他人面前因為酒醉而出了糗態清光就不禁開始感到緊張。

  這時房間外頭傳來了腳步聲,拉門被輕輕地推開,走進來的是已經將自己打理整齊的石切丸。

  「清光你醒了,感覺如何,有哪裡不舒服嗎?」注意到已經清醒的清光,石切丸在他枕邊跪坐下來。

  「石切丸,我、我昨天是?」

  「你昨天喝醉了流了一身汗,又有酒味沾染到身上,怕你睡得不舒服所以才幫你換了一身睡衣。昨晚睡得還好嗎?他們喝到後來也有些鬧過頭了,最後只好全部睡在同一間比較不會吵到其他人。」笑了笑石切丸溫和的說明昨晚的經過。

  「是這樣子啊,沒事,我昨晚睡得很好。」聽到自己沒露出什麼醜態讓清光暗地裡鬆了一口氣。

  「你如果還會覺得累的話就再多睡一下吧,畢竟你們昨晚都喝了不少,而且依你們現在的狀況你大概也不太好爬起來,就當作陪他們多休息一下吧。」石切丸邊說著摸了摸清光的頭。

  「嗯。」點了點頭,被石切丸這麼摸了一下清光覺得自己似乎又有點想睡了,而且被三条的大家這樣包圍著睡的確讓他有點捨不得這麼早爬起床。

  經過了昨晚,他似乎拉近了和三条家的距離,雖然原因是什他也不清楚,但是覺得心裡頭暖暖的。之後他應該可以不用那麼小心翼翼,可以更大方地和三条的大家相處吧。






==============================

這篇大概是我活到現在尺度(恥度)最大的一篇(艸//////

但是又好想看清光對三条們撒嬌

而且被三条刀們吃乾抹淨的清光也好可口,總覺得清光就會像這樣不知不覺就被吃掉了

而且還是自己送上門的,不過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三条清光啊

希望大家也能喜歡這樣的他們>W<



這篇其實反而是我在肌膚飢渴症整本裡面寫最久的一篇吧

要一次塞六個人真的好難喔QAQ~~~~~~

我以後應該不會再挑戰一次了,根本找死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刀劍】記號3(三日清)

記號




§ 食用注意

§ ABO paro


§ ALL清前提的三日清






§    §     §

  下課時間走廊上滿是準備要前往下一堂訓練課地點的學生們,加州清光拎著書包緩慢的走著,一路上邊回應著沿途和他打招呼的同學們,裡面有他認識的也有他不熟識的。

  嗯,我的人氣果然還是一如繼往的高。不過那也是必然的,我可是在這裡最可愛的Beta,受歡迎是理所當然的。

  高傲的抬著頭,在這個幾乎都是Alpha的環境中仍舊能擺出高姿態的清光,今天依舊是在這封閉的訓練所中一道耀眼的風景。

  清光踩著輕盈的步伐,逐漸遠離人群來到了電梯前自己按了按鈕獨自搭了進去,進到電梯內他並沒有按下要直達的樓層,而是照著一定的順序點亮了樓層的按鈕。在那之後在按鈕的面板旁打開了一小孔,裡頭露出了一個攝影鏡頭,清光將臉湊了過去讓鏡頭能清楚掃瞄過自己的瞳孔。

  一直到完成這些程序之後原本靜止不動的電梯這才緩緩移動了起來,但面板上卻沒有任何顯示,是以就算是能啟動這層掃瞄機制的清光也不會知道自己究竟是被送到哪一層樓,但是那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在確定電梯啟動了之後,清光看著自己的倒影,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瀏海,順了順垂在肩上的長髮,還順便再次檢查了一下已經穿得一絲不苟的制服。

  好了,這樣子應該表現得很完美了吧。緩緩的作了一次深呼吸,清光壓下了心頭隱隱冒出的緊張感。

  當電梯停止移動面前的鐵門無聲的滑開時,清光臉上已恢復成了平時帶點冷清的表情。他步出電梯,任由後面的鐵門無聲的關上,面前是一條筆直的空無一人的走廊,但清光沒有任何的猶豫,他步伐堅定直直的朝著位於最底端的那道門走去。

  這扇門並沒有門把,有的是一旁的巴掌大的電子面板,清光眨了眨漂亮的紅色貓眼將手掌貼上,隨後面板上跑出了密密麻麻的程式碼和投影在空中的鍵盤。

  「又來,每次都喜歡玩這個,還不膩啊。」嘴上不滿的嘟囔著,清光動了動手指在那鍵盤上飛快的輸入指令,破解那一道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題目。

  「好了。」按下了送出鍵,擋在他前面的門終於讓開了路,清光踏著貓一般的步伐無聲的進入房內。

  一進到門內,裡面並不是教室或是任何訓練場所,反倒像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住家,和門外的走廊形成了強烈的反差。這麼說也不太對,雖說裡頭的佈置像是住家但卻是相當高級奢華的那種,雖然並不是鋪張華麗的風格,但是從地上鋪著勾著金線的手工地毯到由老師傅手工打磨的木製桌椅,甚至是少數小巧而精緻的擺設都體現了房間的主人高品味又要求完美的風格。

  這是一間有著小閣樓的兩層住房,從清光所在的客廳,抬頭可以看見樓上挑高隔出的房間透著些許的燈光。

  清光將書包放到了客廳的椅子上,也不開燈就這麼無聲的往樓上走去。

  來到了二樓房間,房間的主人僅僅點亮了桌上的檯燈,使得房內的光線相當的柔和而曖昧。但這也足夠清光看清自己的目標,那是個身型修長的男人,此時正將自己的身體埋在單人沙發上頭微微側向一旁閉著雙眼,也不知是睡著了還是僅僅只是閉目養神。

  那個男人有著一張美麗的臉龐,是的美麗,高挺的鼻梁、白皙如凝脂的肌膚、稍尖的下巴、略彎卻不失英氣的眉,揉合在那張臉上帶著一種令人說不出的美感,卻又不會讓人錯認他的性別,深藍色的碎髮打在那人的臉上,教人忍不住想動手輕輕的將之撫開讓底下那張美麗的臉龐能更完整的展露出來。

  清光緩慢的走到了男人的身旁,直接坐上了沙發的扶手處,他一手撐到了沙發頂端府下身,虔誠而膜拜式的將吻印到了那人的眉心處,接著順著挺俏的鼻梁滑下,最後伸出舌頭舔吻了那雙輕閉著的薄唇。他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手指靈活的解開了男人襯衫上的扣子,手掌探進了衣服裡挑逗似著撫摸著底下結實的胸膛,食指甚至還惡意的按壓了下那立著的小豆。

  突然底下的男人有了動作他一隻手臂扣住了清光的腰,將他攬到了自己身上趴著,清光也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反倒是睜著紅色的雙眼與面前有著漂亮新月的藍色眼瞳對視,眼中是勾人的誘惑,他雙手捧著男人的臉獻上了自己的唇,並在得到對方允許張開雙唇之後探入其中,像戀人一般所取著。

  「嗯。」得到了對方的回應後,清光自鼻腔中發出了好聽的輕哼,他臉上帶著享受的表情投入在這個深吻中,直到舌頭有些發麻他才退出結束了這個吻。

  「進來的時間比之前快了二十七秒,有進步。」明明結束了同一個吻,有著深藍色短髮的男人面容一樣冷清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帶著無懈可擊的微笑看向眼角泛著動情的薄紅的清光,伸出一隻手摸了摸那頭柔軟的黑髮做為獎勵。

  「那當然,你出差的這段時間我可是有認真的學習的。」被表揚的清光揚起了可愛的笑容,像隻貓一樣軟弱無骨的貼到了男人的身上,他將頭靠在男人肩上側著頭仰望,一隻手則繼續將男人身上的釦子全部解開,露出底下姣好的身材。

  「那下次的密碼就要設定得更難一點了。」輕輕的笑著,三日月也沒有阻止清光手上的動做。

  「欸,可以換一種嗎?每次都是差不多類型的鎖我都已經有點膩了。」嘟著嘴,清光撒嬌的開口,他的手掌貼上了三日月有著漂亮的肌肉線條的身體撫摸,間或用手指勾勒著那里肌分明的線條。

  「也是,鎖的類型也有很多種類,不過我對這方面沒有研究,回頭我再找其他人來看看。現在,我要來驗收一下你在這段時間的成果。」

  「當然沒問題。」


§     §     §


  「我看了你這段時間的在校成績,表現得相當出色,在班上排名平均都有在前三。」三日月拿起了放在沙發旁矮桌上的紙張,仔細的看著,口中是對清光的肯定讚賞。

  在幾乎清一色的Alpha當中能以Beta的身體素質保持在前三名的成績,足見這孩子一定下了不少功夫,對此三日月是不會吝於給予稱讚的。

  「在課業以外,你也相當活躍呢。在學生當中最受歡迎的Beta,據傳和不少Alpha發生過關係,但到目前為止卻沒有Alpha因此大打出手。你做得很好,能夠掌控住那群正值衝動期的毛頭小子們,看來之前給你布置的作業你完成得相當好。」放下了手中的資料,三日月伸手摸了摸趴伏在自己腿間的少年。

  此時的清光正將三日月自褲襠中挺立而出的慾望含在嘴中,白皙的臉頰被圓潤的龜頭撐出了形狀,他將口中的碩大吐了出來,伸出舌頭自頂端緩慢的舔拭而下。

  「那當然,我可是有好好的在練習。要牽制,甚至壓制住那些沒見過世面的Alpha一點也不難,你教我的我可是都有好好用上。」得意的抬起頭,清光一臉驕傲的像是隻等待被讚賞的貓。

  「的確,現在技巧好多了,不再是以前那個還會咬到我的孩子。」三日月的手指揉了揉清光小巧的耳垂。

  「那、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被講到以前的糗事清光忍不住羞紅了臉反駁。

  「哈哈哈,那麼今天就讓你雪恥吧,自己來,嗯?」

  「來就來!」清光順從的起身,動手脫去了身上的衣物。明明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制服,他卻能每解一個扣子都性感誘人的不可思議,上挑勾人的貓眼、唇邊的黑痣、纖細柔嫩的腰身,加州清光很清楚自身的魅力所在,並且懂得如何去運用這些成為他的武器,讓自己成為一朵帶著劇毒的美豔薔薇,而這一切都是三日月一手教導培養出來的。

  清光坐上了沙發旁的矮桌,屈起一隻腿大方的就在三日月的面前替自己擴張,那個用來接納的地方很明顯的已經清理軟化過了,因此清光此時的擴張相當的輕鬆。他一次就直接探入了兩根手指,在洞口處刮搔著將穴口撐開讓面前的人能隱約看得進裡頭,在替自己擴張的同時清光的另一隻手也摸上了自己的慾望,握住自己的柱身自慰,口中發出好聽的喘息。

  但即使是如此令人血脈噴張的畫面,在三日月的臉上仍看不出任何動搖。說沒有挫敗感是騙人的,清光在心底暗暗咬牙,果然沒有這麼容易。

  感覺自己已經將穴口軟化的差不多了,清光這才換了姿勢改騎到三日月腰上,一手扶著他的肩一手握著那滾燙的陽具,低下腰讓自己緩慢的坐下順帶將那巨物含入體內。

  「啊──」好燙、又大又熱的,一樣是Alpha三日月的尺寸在那當中也算是相當大的了,清光淺淺的吸著氣努力放鬆自己,控制著那裡的肌肉讓自己能夠更順利的完整吞下,幸好三日月也不插手就這麼全程任由清光按照自己的步調來。

  「呼,嗯啊─」終於完全坐到底的清光呼出了一口氣,他雙手撐在三日月結實的腹肌上,熟練的扭動著腰試圖尋找能讓自己舒服的角度,但同時也收縮著內壁吸吐著三日月的慾望取悅著身下的男人。

  就這麼律動了好一會,清光自己的額上已經浮上了一層薄汗,他的吐息變得灼熱,眼前的男人雖然臉上表情不變但是清光可以明確的感覺到埋在自己體內的肉柱有變大的傾向。

  這不是有感覺了嗎?再裝啊。

  他偷偷的勾起嘴角,將身體向前傾讓自己的胸貼在三日月的身上,夾在兩人之間的慾望也在那漂亮的腹肌上摩擦。

  「吶,你不動一下嗎?」清光將嘴湊到三日月耳邊吐著氣,接著伸出舌頭舔拭。這下子三日月終於有了動作,他雙手扶上了清光的腰,順著清光的動作在他坐下時壓著他的腰讓自己更深的埋入那溫暖的地方,高挺的鼻梁貼著清光的後頸輕劃著。

  「看來你這段時間做了不少練習,取悅人的手法的確變得相當好。來找我之前有特地清洗過身體,去掉其他Alpha的味道了?乖孩子,就給你一點獎勵吧。」三日月嗅著清光的後頸,身為Beta的清光可能自己聞不出來,但對他來說殘留在那裡的屬於其他Alpha的氣味還是相當明顯的。

  不過是一群小鬼,忍不住在心底這麼想著,三日月伸出舌頭舔過了那一片敏感的肌膚,同時他的一隻手握上了清光吐露著些許愛液的粉嫩柱身,一邊動起了自己的腰往清光最敏感的弱點撞去,手指極富技巧的給予手中的小可愛刺激。

  被這麼一刺激清光頓時就軟了腰,他的技巧是由三日月一手調教出來的,最明白他弱點的自然也是三日月。於是他最終只能倒在三日月懷裡被奪去了主導權,在那個男人的手中呻吟釋放。

  「呼呼……」釋放過後,清光攬著三日月的脖子,不甘的咬著面前漂亮的鎖骨磨牙,然後感覺到底下的胸膛因輕笑而震動著。

  「哈哈,還能保持清醒,看來今天能教你一點新的東西了。」對於清光的舉動三日月一點都沒有生氣,他笑著說完直接抱起清光往旁邊的大床走去。

  「嗚──」因為姿勢突然的轉變,清光只能來得急緊緊的抱住三日月不讓自己的身體往下滑落,隨後他被放到了柔軟的床上,三日月自他的體內退出去之後讓他趴到床上背對他,接著那燙人的東西再次入侵了進來,三日月整個人趴到了他的背上,因為身高差的關係男人輕易的就能將他整個人納入懷中。

  「Beta縱然不會被標記,但是你還是要注意一件事情。雖然生育率極低,但是Beta還是有可能懷孕的。」三日月的嘴唇貼在清光耳邊一字一句清楚而緩慢的描述,同時他一手貼上了清光平坦的小腹,下身狠狠的撞進了清光體內深處,圓潤的龜頭磨過了清光從來沒有被人碰觸過的生殖腔口。

  「啊啊──」那個從未被碰觸過開啟過的地方被這麼狠狠撞擊,清光只覺得背後一直到後頸的整片寒毛豎起從體內傳來了某種酸澀鈍痛的感覺,卻又帶著更深一層的快感令他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感覺很激烈對嗎?也是呢,你好像也還沒有被入侵到這麼深的地方,記住這種感覺,別忘了未來你可得在這種狀態下還保持清醒。」與下身激烈的動作相反,三日月即使在這種狀態下仍然保持著一貫的優雅清醒,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視線還是忍不住欣賞著在自己身下逐漸被情慾吞噬的清光。

  好、好可怕,體內的並未完全發育的生殖腔口被Alpha粗壯的陽具撞擊著,感覺身體的一部分正在逐漸脫離自己的控制,痛覺隨著神經傳導到大腦卻被更濃烈的情慾給覆蓋。

  痛楚伴隨著酥麻的感覺從那個尚未打開過的器官傳來,Beta雖然也能生育,但是生育率並不高,甚至很多Beta可能一生都無法受孕生育,也因此就算上課時學過各種性別的生殖器官發育差別清光從來都沒想過自己受孕的可能。

  在性愛這一塊他雖然還稱不上老手,但也已經脫離了初嘗情慾的小毛頭時期,能夠享受做愛的過程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而他也逐漸能在每一次的性愛當中保持清醒掌握主導權。

  但此時在身後侵犯著自己的人是三日月,是那個對他來說曾經遙不可及的存在,如、如果是他的話……孩子……

  「清光。」

  三日月清冷的聲音傳進耳中,令清光逐漸昏沉的大腦頓時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他抓回了部分的思緒,並為自己剛剛冒出頭的想法冒了一身冷汗。

  「當然如果真的沒有把握,也是可以先做好避孕的準備。」三日月的手仍然貼在清光的腹部上溫柔的撫摸。

  「所以這就是你接下來的課題。」語畢三日月不再開口,他攬著清光的腰專心的佔有著身下的Beta。

  而初次被試圖開發生殖腔的清光,在激烈的律動下意識被情慾逐漸吞噬無法保持清醒,身上的Alpha氣場全開,釋放出了連他這個Beta都能感覺到的威壓。

  不──這就是身體素質君臨所有性別頂端的Alpha嗎?

  雖然試圖想要抵抗,但是逐漸發熱的身體本能卻在叫囂著想要對身上的人打開一切,接納他。

  「嗚啊──」太過強烈的刺激讓清光說不出一句話,只能哭著發出嗚咽聲,雙手下意識的抓著床單想要向前逃離,卻被腰上那強而有力的手給拉回。

  一直到體內的快感攀上了頂點,清光感覺到體內被一股強烈的熱流充滿,他這才放鬆下來任由自己的意識跌入黑暗中,不過在他完全昏過去前他似乎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

  「昏過去了,生殖腔還沒打開呢。看來這孩子的生殖腔還沒發育完全,這樣也好可以暫時不用擔心了。」小心的從清光體內退出,三日月愛憐的撫摸清光汗濕的臉龐,臉上是清光清醒時從未見過的溫柔。

  「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低下頭,三日月在清光的耳後吮吻留下了一小塊紅色的記號。



=================================
說好的三日清肉來了~
邊寫邊忍不住腦部各種設定
還是很猶豫要不要繼續寫成長篇(抹臉

因為我對這篇真的還沒有很完整的架構啊

但是又很喜歡這個設定覺得放置很可惜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刀劍】肌膚飢渴症(今清)

§ 內有今劍極化劇情



§ 後續不會公開



§ 這真的是肌膚飢渴症放出來的最後一篇了XD



§ 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再預警的了吧





【刀劍】無可取代的你 3 (被清)

  「怎麼了嗎?」晚餐時刻清光注意到山姥切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臉上,於是他開口詢問。   「您今天心情好像很好。」今天從學校回來之後清光的臉上就一直掛著笑,情緒也相當高昂,很明顯可以感覺得出來他非常的開心。   「嗯,大概是因為今天剛開學吧。覺得各方面都很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