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刀劍】你是我們的珍寶(ALL清)




以下內容為自家本丸發生的事情

對話大部分都是在噗浪用BZ擲出來的

算是篇日常紀錄文(?)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下面請



==============================================





  「清光清光,你聽說了嗎?政府那邊來了公文,最近又有新的刀投入戰場了,也就是說這陣子鍛刀有機會會出現新夥伴了。」一大早鶴丸就風風火火的奔跑到清光的房間,諾大的嗓門像是怕別人不知道這消息似的。

  「鶴丸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走廊上奔跑,等等撞到短刀們怎麼辦?你被一期抓去手合的話我可是不會幫你的喔。」早已起床換好衣服的清光正在梳理手中的辮髮,絲毫沒有被鶴丸帶來的消息內容影響到。

  「欸,不要這樣,我會注意一點的。不是啦,那不是重點!!你有聽到我剛剛說的嗎?有新刀耶!!你不期待嗎?」被清光不冷不熱的警告鶴丸瞬間垮下了臉,跪坐到了清光的身邊。

  「唔,我是有聽主人提過了,據說是這段時間內鍛刀的話可能會有新的同伴出現,似乎是把薙刀。」清光一臉平淡的回答鶴丸的問題,面對著鏡子認真地將自己的長髮束了起來。

  「喔喔喔,也就是說我們本丸即將有第二把薙刀了嗎?」鶴丸一手握拳打在另一手的手掌上。

  「那也要鍛得到再說。」綁好頭髮,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覺得滿意了之後清光這才把視線投到鶴丸的身上。

  「哎,我怎麼覺得你沒什麼幹勁呢?我們本丸不是也很久沒有新夥伴進來了嗎?我想主人一定很期待的吧。你上次不是一次就鍛到了千子村正那傢伙嗎,我還記得那一次主人可高興壞了。」說了這麼久鶴丸才發現比起自己的興致高昂,清光的表現冷淡的可以,他這才慢慢地收了聲。

  「怎麼不繼續說下去了?」看著鶴丸終於安靜下來看像自己的乖巧模樣,清光這才微微勾起嘴角。

  「怎、怎麼了嗎?」

  「你就這麼想帶新人?你不是前一陣子才帶了一把三日月回來嗎?怎麼,把人家帶回來之後就丟著不管了嗎。」微微勾起嘴角清光有些戲謔地看向鶴丸,那模樣儼然就是個等著看好戲的小惡魔。

  「你怎麼說的好像是我始亂終棄的樣子,而且那個三日月也不完全算是新人……」說著說著鶴丸的聲音逐漸消失,因為他想起來了新的三日月會來的緣由。

  「對,因為那是本丸的第二把三日月。」見鶴丸似乎想起來了清光輕哼了一聲起身離開房間。

  留下鶴丸在房間內尷尬地抓了抓頭髮。

  這下糟糕了,惹清光生氣讓他鬧起脾氣來就連審神者都沒辦法。

  前段時間上頭派了新的任務下來,要從時間朔行軍手中搶回被拿走的樂器,拿到一定的數量可以換取送給特定刀劍男士的獎勵,三日月恰好就在那名單當中,於是那個老流氓自然是厚著臉皮纏著清光幫忙。

  誰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乎那個獎勵呢,說不定只是想找藉口黏在清光身邊罷了。那時候他從主上的口中得知,取得一定戰績之後政府將會發放天下五劍之一的三日月宗進作為獎勵增加各位審神者的戰力。

  當時的第一隊隊長清光直接拒絕了主人的詢問。

  『因為一個三日月就已經很難照顧了,如果再來第二把我一定會忙不過來的。』他還記得那時的清光微嘟著嘴有些困擾的向主人抱怨著,那模樣相當的可愛。

  於是他在清光離去了之後溜進了審神者的房間,主動要求擔任第二部隊的隊長和清光輪流出戰。

  如果本丸來了第二把三日月清光會露出像剛剛那樣為難又可愛的表情吧,而且三日月那老頭自從來了之後就一直纏著清光,如果有第二個三日月的話就可以讓他們互相牽制吧,明明他才是這個本丸裡在清光身邊最久的刀三条家的傢伙憑什麼霸佔他們家的初始刀。

  於是最終在鶴丸的努力下他帶回了本丸的第二把三日月,而清光不知是否被三日月纏的煩了最後拿回的樂器數量並不足以換取指名給三日月的獎勵,反倒是讓小狐丸撿了便宜只兌換到他一個人的進侍曲。

  「所以清光這是還在為上次的事情生氣嗎?但是這次的新刀據說好像有什麼特殊之處,還讓那個長谷部特別戒備。真是令人好奇啊,果然還是該來去鍛刀房看看。」煩惱了沒幾秒,好奇心勝過任何物種的鶴最終還是記取不了教訓。



§     §     §



  「清光那就麻煩你了。」審神者將材料和御札送到鍛刀房交給擔任進侍的加州清光。

  「我會試看看的,這次的薙刀時間是五小時對嗎?但是我不保證定會有喔。」手中拿著主人給的御札清光沒什麼幹勁的發言。

  「清光你是不是心情不好?」看著自家的初始刀身邊沒有像往常一樣飄散著櫻花讓審神者多留意了一下。

  「嗯?沒有啊。」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今天的清光果然還是給人有氣無力的感覺。

  將相對應需要的材料數量放進爐內清光讓刀匠鍛刀,第一次出來的時間是1:30

  果然沒有這麼容易,畢竟只是第一次審神者也沒有抱太大的得失心,根據以往經驗她還是很相信自家的初始刀的。於是隨後開了第二個鍛刀爐一樣放上材料,這次在審神者的指示下多加了竹的御札,沒想到出來的時間雖然多了一點有3:00但還不到新刀的時間。

  這次審神者明顯感覺到自家的初始刀情緒不高,果然是因為上次活動帶回了第二把三日月的事情嗎。這件事她也有那麼一點點責任,畢竟她都問過自家初始刀,清光也表明了不太希望第二把三日月來本丸,她還是默許鶴丸出去才會帶回第二把三日月的,看來對清光的影響真的不小呢。

  所以這絕對不是她的初始刀的錯,有些心虛外加無條件寵溺自家初始刀的審神者在內心暗暗的想著。

  「清光你如果累了的話可以換人鍛刀沒關係的。」抱著補償的心態審神者好氣的詢問自家初始刀。

  「哈哈哈,既然如此就讓我來試試看如何?」自從來到本丸之後總是在清光身邊出沒的三日月第一個跳了出來。

  看著被譽為最美麗的天下五劍周身飄散著櫻花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審神者便同意了這個提議,清光也乾脆的讓出了鍛刀的位置。

  「那麼,來吧。」這次出來的結果依舊是1:30

  「沒辦法了,先用手傳加速清出空位吧。」搖了搖頭在一旁看著的審神冷靜的下了命令。

  「似乎有新的刀完成了。」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是很好上手,性能卻相當不錯呢。』

  「喔,是清光啊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在飄散的櫻花中出現的是審神者再熟悉不過的紅色身影,聽到三日月開心的笑聲審神者不禁摀住了額頭,我怎麼就忘了讓三日月當近侍不管鍛的或撿的就只會出清光呢。

  「主人,讓我試試吧!!」跟在後面過來的鶴丸從門外竄了進來高舉著手毛遂自薦。

  「是鶴丸啊。」審神者看著一臉興奮的鶴丸,聯想到了發布下來的公告畫像新刀的身上似乎是有羽毛的,所以算是同類嗎?因著這樣的想法,審神者最終同意選了鶴丸擔任進侍鍛刀「好吧,就讓你試看看吧。」

  「嘿嘿,看我的。」得到了主人的首肯,鶴丸摩拳擦掌的來到了爐子前。

  「第一鍛!喔,有3:00。」

  「看起來機會很大,鶴丸放御札!」看著鶴丸第一次就出了3:00審神者直覺有機會。

  「好,會出現什麼樣的驚喜呢?」鶴丸舔了舔嘴唇,視線專注的看著火爐。

  將手上的梅御札放下去之後爐火發出了異於平常的顏色,令人緊張的一瞬火光閃過之後──

  5:00!!!!

  「出現了!!!是五小時!」許久沒有看到這個鍛刀時間出現的審神者有些激動,就連原本環著胸站在一旁觀看的清光都有些驚訝。

  「啊啦。新人來啦。」帶著笑容鶴丸拿起了審神者準備在一旁的手傳丟了下去。

  「薙刀,巴形。沒有刀銘也沒有軼聞,沒有故事的巴形集合體,那就是我了。」出現在鍛刀房的新付喪神有著高大的身材,一身白衣點綴著顏色鮮艷的羽毛。

  「啊啊啊,真的是新刀!!鶴丸你太棒了。五次鍛刀脫出!!我家的刀劍們果然都超能幹。」看著出現在眼前和之前拿到資料畫像上一模一樣的薙刀,審神者激動地抱住了鶴丸。

  「這還真是連我自己都被驚嚇到了。」

  「好了,你們都先休息一下吧。接下來就剩下戰力擴充任務了,那個晚點再說我先去回報鍛出巴型的資訊。」

  說完審神者開心的離開了,留下了一室的刀劍。



§      §      §



  和其他的審神者們交流了鍛刀的心得之後,審神者意外的發現了這次的巴型薙刀意外的非常不好鍛到,因為她身邊熟識的其他審神者們幾乎都還沒有鍛到新薙刀,也因此她更加感謝自家的刀劍了。

  「希望接下來能把小酒鬼和小貞也接回家啊。」回到本丸的審神者喃喃的念著,不過在安排好準備要出陣的隊伍之後審神者隱約感覺到自家本丸的氣氛好像不太對,但在那當下她也沒想那麼多,依舊派了隊伍出門。

  第四部隊回歸,基本演習地圖突破,帶回加州清光一把。

  第三部隊回歸,市中演習突破……

  第二部隊回歸,搜索演習突破……

  第一部隊回歸,太鼓鐘貞搜索突破……

  隨著刀劍們出陣回來後紛紛上報帶回的刀劍和資源,審神者看著被帶回來的刀劍中快要有一半都是加州清光微微挑起了眉。

  「奇怪,我明明就沒有把三日月放進出陣隊伍啊,怎麼撿回來的刀還是有將近一半都是清光呢?找把刀來問問好了。鶴丸在嗎?」審神者讓附近的刀劍去把鶴丸叫了過來,剛好她最近也有問題想問問鶴丸。

  「主人您找我嗎?」

  「也沒什麼事只是想問問你最近怎麼突然這麼活耀?」連著帶回來三日月又鍛出了巴型。

  「也沒什麼,就是覺得特殊任務好玩啊。生活中總是要有點驚喜對吧?」坐在審神者身前的鶴丸爽朗的笑著。

  「那你那天怎麼會突然想要鍛刀呢?我記得你之前很少鍛刀的。」

  「欸,偶爾也要讓主上注意我一下啊,有嚇到妳嗎?」說到這鶴丸金色的眼眸一閃,興奮得更加貼近了審神者,看得出來他對於自己鍛出了新刀感到非常自豪。

  「是我之前冷落你,所以你最近才會這麼認真嗎?」看著自家太刀興奮的樣子,審神者忍不住反省自己之前是否都忽略了其他刀劍。

  「這個嘛,我也想和大家一起玩啊。」這麼說著鶴丸腦中卻浮現了那個總是忙進忙出的紅色身影。

  「原來是這樣。」果然是不甘寂寞的鶴丸呢。「所以你上次帶三日月回來也是想找人陪你玩嗎?」那段時間只要是鶴丸帶隊出們幾乎都會取得異火加倍,使得整體任務完成速度加快了不少,也讓自己省了不少時間。

  「這、這個……」被問到這個問題,白色的太刀突然神情有些閃躲,他左右看了看確認附近沒有其他的刀劍之後這才湊到審神者的身邊。「我就只跟主上妳說,妳可要替我保密啊。其實,我就是想看清光困擾的樣子。因為那孩子不是說不想要帶第二把三日月回來嗎,我就是想看看如果真的帶了第二把三日月回來清光會有什麼反應,沒想到……」話沒說完,鶴丸反倒是乾笑了兩聲。

  「所以,現在新的三日月是誰在帶?」看著鶴丸的表情審神者倒是好奇起來新刀的後續安排。

  「被三日月推到我這邊來了,說是我帶回來的要負責。」說到這鶴丸一臉可憐兮兮的向審神者訴苦。

  「所以清光是因為這件事在不開心嗎?」摸了摸趁機向自己撒嬌的太刀的頭,審神者還是問了自己最在意的事情。

  「這個主上可能要直接問清光比較快。」被問到的鶴丸收回了可憐的表情一臉尷尬的搔了搔自己的臉頰,逃避了這個問題。

  「好吧,我知道了。」所以果然是清光心情不好所以才導致整個本丸的氣氛都怪怪的嗎。剛剛讓三日月帶隊出陣,果然撈回家的還是清一色的清光。

  「鶴丸鶴丸,那你可以幫我帶小貞回家嗎?」反正刀都在這了順便問看看好了,到底誰能幫我帶小酒鬼跟小貞回家呢?

  「這個,我最近忙著帶三日月可能要過陣子了。」

  「說的也是,按照誰帶回來的刀就要交給誰照顧,估計巴型現在也在你那邊吧。」

  「就是說啊,主人你都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可憐,一次被塞了兩個新人清光還都不幫我,連帶的本丸裡也沒有其他人插手幫忙。」

  「這我也沒辦法,誰叫你讓清光不開心呢。」說到自家初始刀,不僅是審神者就連本丸裡的刀劍心都是偏的。

  送走了裝得可憐兮兮的鶴丸,審神者叫來了自家的初始刀。

  「清光清光我想要帶小酒鬼跟小貞回家,你可以幫我帶他們回來嗎?審神者帶著期待的眼神看向自家的初始刀。

  「可以暫時不要再加新人嗎?」沒想到以往總是很可靠的近侍第一次拒絕了審神者的請求。

  「怎麼了嗎,你是暫時不想再帶新人嗎?」清光的回答讓審神者有些驚訝。

  「可以讓本丸裡的其他清光去,三日月帶回了那麼多把加州清光主人不是也有多留了幾把下來嗎?」

  「但是他們還是跟你不一樣啊。」是因為怕新刀來了會轉移我的注意力嗎?審神者在心底默默地想著。

  「放心我最愛你了,我只是想把刀收齊,你可以幫我嗎?」於是不死心的審神者再次跟自家的初始刀告白,試圖穩固清光的情緒。

  「嗯,最近想休息,不過我可以幫你教其他的清光讓他們去。」感覺還是沒什麼精神的清光聳了聳肩,最終還是不忍心拒絕審神者提出了折衷的辦法。

  看樣子他很堅持要讓其他的清光出門呢,我只好來順便鍛練其他清光了。

  於是就這樣子審神者和刀劍們進入了出陣地獄,市中地圖和太鼓鐘貞探索地圖都不知道踩了多少次了依舊沒看到任何新刀的影子。

  為了讓自家的刀劍可以充分休息,審神者還不斷的更換隊伍成員,然而情況依舊一樣,唯一一件讓審神者感到疑惑的事情是,以往只有在三日月擔任進侍或是在出陣隊伍裡時自家本丸就會出現加州清光大量發生的情況,但如今她並未把三日月編排進出陣隊伍裡,每一個出陣回來的隊伍帶回來的加州清光仍然佔了刀劍總數的一半。

  「鶴丸鶴丸,在我們家的本丸要討好清光是不是要撿或鍛清光回家?」對此感到不解的審神者詢問了最近因為帶新人而乖乖待在本丸裡的鶴丸。

  「應該沒這回事吧。」

  「是這樣嗎?那為什麼最近清光的發生率會這麼高?」

  「主人妳想太多了。」側躺在廊簷上的鶴丸揮了揮手。

  「真的嗎?」看著故作輕鬆的鶴丸審神者露出了極度懷疑的表情。

  「哎呀,我不好說。」被審神者這樣盯著,饒是鶴丸也覺得壓力有點大。

  「被逃掉了。」跟著屈膝坐在廊簷上的審神者看著鶴丸落荒而逃的背影,想著接下來到底要問誰好,就看到了正好經過的石切丸。

  「石切丸你知道最近本丸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這個嘛,哈哈哈哈。」因為審神者的問題而停下腳步的石切丸,聽完之後只發出了不知有何意義的笑聲又離開了,留下了一頭霧水的審神者。

  我錯了,我不該問三条家的刀。三条家的刀剖開來都是黑的!!當他們不想回答時根本就很難從他們身上得到答案。

  如此堅信的審神者抱著腿懊悔著。

  所以最近的事情應該是從鶴丸帶了第二把三日月回來之後清光開始鬧脾氣,導致現在全本丸的刀劍都在想辦法討清光開心嗎?

  根據自家本丸刀劍的表現,對自家初始刀無條件寵溺的審神者在腦中自己推算腦補著。不行,好在意啊,到底誰會和我說實話呢?

  鶴丸都只會轉移話題,三条家的刀……大概問不出什麼來,那麼只好去問問跟清光感情比較好的真選組刀了嗎?

  這麼想著,眼尖的審神者立刻捕捉到出現在附近的堀川國廣。

  「堀川小天使,我知道你最能幹了,可以告訴我我們家本丸是什麼狀況嗎?」

  「欸,我們本丸嗎?」

  「對啊。」到底是ALL清、三条清,還是因為清光是初始刀所以是大家的媽媽所以本丸裡的刀劍們都聽他的,當然如果是主清的話就更好了。總是在腦中意淫自家初始刀的審神者忍不住各種腦補。

  「如果是以主人的說法的話,是ALL清唷,大家都很愛清光呢。」微笑著說出了這樣的台詞,堀川仍舊面不改色。

  「唔……好像,不意外。」被問出來的結果炸了好一陣子的審神最後默默的接受了。

  慢著,所以清光不開心暫時不想要新人,所以本丸裡的刀劍就聯合起來都不給我不動和小貞了是這樣子嗎!!

  小清光你太壞了,但是我好像也不能怎麼樣。誰叫這是個上從審神者下到所有刀劍都寵愛著清光的本丸呢。


§    §    §


  「這麼說來我很好奇你家堀川的本命是誰?」把自家本丸的狀況拿去和其他審神者們說了之後得到了隔壁審神這樣的問題。

  「這個嗎?你可以自己去問他看看,其實我也挺好奇的。因為我家的堀川好像都不太跟兼桑一起二刀開眼,反而都跑去跟清光開。」

  「狼狼家的堀川本命是誰?」於是好奇心旺盛的隔壁審神者對著堀川發問了。

  「是清光。」被問到的堀川很爽快的回答了問題。

  「嗯,你家的全本丸都愛清光。」得到回答的隔壁審神俐落地做出了總結。

  「難怪我家刀帶回來的清光會這麼多,原來是人人都想要一把清光嗎。」

by只能接受事實的審神




==================
感謝大家看到這XD
覺得把自家本丸的事情寫出來還挺有趣的WWWWWWW
雖然上面一大半的對話都是在噗浪上用BZ甩出來的
不過的確也增添了相當多的樂趣就是了
有種真的和自家刀劍互動的感覺
不過既然確認我家本丸是個ALL清之後感覺我寫什麼CP都不奇怪了
另外補充一下我家鶴丸是初始刀清光鍛出來的第一把刀WWW
所以他們之間的關係感覺比較特殊(?)一點


離戰力擴充活動結束還有幾天
清光你到底會不會在這幾天內心情變好讓我帶小貞回家啊
還是你需要我寫一篇讓鶴丸跟你道歉(X)的文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雨夜(小狐清) 〈下〉

文前提醒 下篇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