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刀劍】肌膚飢渴症(石清) 中


其實算是個過渡章節(?)

通篇糖漿注意!!


好久沒寫這種自己都被甜到快受不了的東西

審神助攻有

我果然還是習慣循序漸進來(?



===================





  「主人,那個──」每天例行的工作報告結束後清光並未離開審神者的房間,而是繼續留了下來。

  「怎麼了嗎?」查覺到自己的近侍刀欲言又止的表現,審神者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資料,將注意力全部放到清光身上。

  「不,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我最近的身體好像有點奇怪……」清光雙手緊張的握拳又鬆開,臉微微泛紅視線偏移不敢看向眼前的主人,雖然他一點都不想跟主人報告自己最近身體上的異常狀況,但是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影響了整個本丸和主人的工作那是他更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他還是鼓起了勇氣斷斷續續地向主人描述最近發生在自己身體上的變化,作為原本是物品的刀劍對於第一次擁有的人類的身體他來說,人體的反應還是有很多他不了解的地方。

  只是沒想到清光很認真地說完了,原本一臉專注聽著他說話的成熟女性突然掩著嘴輕輕地笑了。

  「主人?」清光不解的歪頭。

  「我家清光長大了呢,不過會有這樣的發展的確有點讓人意外。」止住了笑,審神者伸出手摸了摸清光的頭。

  「主人您知道是怎麼回事嗎?」見審神者喃喃自語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讓清光忍不住追問。

  「簡單來說就是你的身體成熟了,讓我猜猜會有這種狀況出現多半是想到了誰吧。」塗著漂亮指甲油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的下巴,接著點到了清光的鼻頭上。

  女審神者戲謔的看著自家的初始刀原本白嫩的臉瞬間變成了顆紅蘋果,不只臉頰就連那耳朵也染上了緋紅的顏色。

  「那、那是……」被主人當面直接點了出來,清光腦中不住地浮現了那個綠色的高大身影。

  「果然是因為身體介於青少年的關係嗎,看來我需要再多幫你們補充一點關於人類身體的知識了,讓我想想有什麼資料可以給你參考的。」


§      §      §



  『你喜歡石切丸不是嗎,既然喜歡了那麼進而產生了想要碰觸的念頭並不奇怪不是嗎?就像清光你很喜歡我摸你吧,畢竟清光是個愛撒嬌的孩子呢。』

  因說話而一張一合的淺色嘴唇。

  『唔,才不是小孩子呢,但是那種感覺和主人不一樣。』趴在審神者腿上正讓主人摸著頭的清光無力反駁,被主人觸摸時感受到的是被愛被需要的安心感,但是那和他想到石切丸的時候的感覺不一樣,面對石切丸時他似乎是更加渴望的。

  轉頭看向他時牽動的頸部線條,都讓人有一種想要觸摸舔吻上去的衝動,性感的不可思議──

『既然想要就自己撲上去啊。』耳邊似乎還傳來主人的笑聲。

  「清光──清光,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啊、怎麼了?」那雙淡色的唇突然來到自己面前讓清光在驚嚇中回過神來。

  「你還好嗎,是不是累了?」見清光這才回過神來,石切丸有些擔憂的伸出手撫上面前那張小臉。最近清光有點奇怪,偶爾會突然從他身邊跳開,但是又能注意到他時不時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也不會排斥自己的碰觸,看起來似乎並不是討厭自己的反應。

  「啊啊,我沒事,只是下午這個時間比較容易走神。抱歉,你剛剛說了什麼?」沒有躲開石切丸的手,清光反倒將自己的臉埋進大手掌中輕輕蹭了蹭,藉此掩飾自己的尷尬表情。

  「嗯,主人最近減少了出陣的次數,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原因?不過這樣也好,你剛好可以趁這段時間休息一下。」見清光像貓一樣撒嬌的動作石切丸微微笑了起來,他坐到清光身邊大手一撈就將人抱到腿上來。

  雖然他更擔心清光最近反常的舉動的原因,不過說實話被戀人突然從身邊跳開他還是有點在意和失落的,所以他無意識的收緊了手臂。

  「如果累了就睡一會吧,我陪著你。最近暫時沒有出陣的任務,本丸裡內番的工作也都事先安排好了。」石切丸低頭將下巴抵在清光頭頂輕輕蹭了下,他最近愈發喜歡像這樣能將清光整個抱在懷裡的姿勢,只是那孩子今天似乎有些坐立不安,果然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是否要找時間私下去問主人呢?

  頭頂上噴灑著熟悉的氣息,背後靠著的寬闊胸膛隔著衣服依舊傳遞來溫暖的體溫,收在腰上的手臂是那樣的有力,清光彷彿都能描繪出那藏在寬鬆衣袖底下的肌肉線條,好想要直接碰觸而不是隔著好幾層布料。

  啊啊──光是想想就覺得身體發熱,我一定是病得不輕。

  「清光?」戀人沉默不語的反應令石切丸有些擔憂,他低下頭只見清光張著水潤潤的眼睛抬頭望著自己,於是他彎下身讓自己的臉更加貼近清光,得到了一個柔軟的吻。

  既然你自己都送上門了我就不客氣了!抱持著這樣心態的清光側過身伸手攬住了石切丸的脖子,自己抬頭主動吻了上去。

  一開始就和平常一樣是個雙唇相貼的吻,清光知道石切丸很喜歡親吻他,額頭、臉頰、嘴唇但都是點到為止,就沒有再更深入的舉動了,所以他在心底很擔心,石切丸會有和他一樣的渴望嗎?和他一樣想要再更進一步的碰觸彼此。

  於是清光張開了嘴試探性地伸出了舌尖舔上了石切丸的唇,先是沿著唇形描繪,接著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中自那疏於防備的唇縫中探了進去。

  清光的舌頭像是小貓一樣舔舐過阻擋在前的牙齒,再探過去碰觸到了在那之後的軟肉,尖銳的小虎牙還調皮地咬了下石切丸的嘴唇。

  石切丸不知是否是被清光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弄得不知如何反應,使得他暫時除了微微瞪大的雙眼之外沒有任何動作,不過這倒是方便了清光更進一步的攻城掠地。

  唇齒相接發出了曖昧的水聲嘖嘖作響,呼吸間滿是戀人的味道,加上處於主導的地位讓清光微微的興奮了起來還帶來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感。但接著一隻大手按住了他的後腦,原本任他予取予求的對象模仿著他的舉動反過來奪去了清光的呼吸。

  「嗚、嗚嗚……」石切丸的舌頭勾勒著他的,甚至闖進了他的口中舔舐著他的牙床和敏的上顎,帶著一股要將他吞吃入腹的氣勢讓清光頓時忘了呼吸。

  「呼呼……哈、哈……」不知過了多久在清光被吻得頭昏腦脹兩人相接的唇分開之後,他們微微汗濕的額頭相抵著一同喘著氣鼻尖不住的相互摩擦著,終於緩過來的兩人視線相交,在對視了幾秒的尷尬氣氛之後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清光你這是,從哪裡學的?」伸手擦去清光額間的汗水,石切丸的視線緊盯著懷中因為剛剛的吻而小臉泛紅的戀人。

  「從主人那裡學來的,不過實際操作還是第一次。石切丸……不喜歡嗎?」清光先是將臉埋進石切丸的胸前悶聲說著,後面才仰起小臉眨著眼視線有些閃躲的詢問。雖然清光臉上很努力維持鎮定的表情,但是緊抓著石切丸衣袖的手仍然洩漏了他的情緒。

  「不──」注意到這個細節的石切丸開口,果然見到清光更用力的抓緊自己的衣服,這讓他加深了唇畔的微笑。

  「並不討厭喔。」從胸腔發出了低沉的笑聲,石切丸的吻落在了清光的額角和眼皮上,安撫著對方的情緒。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讓清光放鬆了下來,這才正眼看向石切丸。

  「那麼,喜歡嗎?」眨著紅玉一般的眼清光勾著得意的笑詢問,那表情在石切丸眼裡就像一隻等著被讚賞的貓。

  「嗯,喜歡喔。既然你也是第一次那麼我們可以多練習一下,我也需要多學學你覺得如何?」石切丸的右手貼上的清光的臉,拇指輕輕劃過還帶著水光的下唇直到嘴角的黑痣。

  「那麼,再一次──」清光轉身跪在了石切丸腿間,再次抱住了戀人的頸項主動送上唇。

  果然跟主人說的一樣,接下來……





=========================
自己寫完都覺得甜到有點黏牙(甩甩雞皮疙瘩
過度章節給一點點小進展,算是上肉前的前菜吧
希望我接下來能順利的把肉燉完

以下開放被閃到或甜到的哀號(?)
但是我是不會負責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肌膚飢渴症(今清)

§ 內有今劍極化劇情 § 後續不會公開 § 這真的是肌膚飢渴症放出來的最後一篇了XD § 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再預警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