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

【刀劍】妖刀〈下〉(三日清)



  「真悠閒啊。」清光坐在走廊上曬著太陽看著院子邊伸懶腰邊慵懶的說,身旁還擺了一杯茶,茶的香味淡淡的圍繞在四周。

  「這不是很好嗎,有好吃的茶點和一杯好茶,還可以悠閒的享受時間流逝你不覺得很幸福嗎。」坐在清光身旁的三日月捧著茶杯,笑著對他說。

  「這麼說是沒錯啦,只是突然變得這麼閒閒沒事做很不習慣。」清光轉頭笑著回覆三日月,只是那笑容當中帶了一點勉強。

  自從那次事件之後本丸就恢復了原本的日常,除了加州清光不再擔任第一隊小隊長的職務之外。



  是的,自從清光從手入室中恢復出來以後審神者都還沒將他調回隊長的職務,甚至這幾天也都沒有派他出陣。

  「你就當作休假不好嗎?你之前每天都這麼忙碌,這次又受了這麼重的傷多休息幾天也沒什麼不好吧,爺爺我不也在本丸裡陪你一起休息嗎,你就放寬心吧。」輕鬆的笑著,三日月朝著清光投以溫柔的微笑安撫

  不只是自己,就連三日月這幾天也都是待在本丸裡沒有被安排到出陣,看來主人可能是真的打算要讓他們好好休息吧。被三日月這麼一說清光也就釋懷了。「說的也是。」

  「沒錯沒錯,不要忘了你現在可是人的身體,要吃要喝,會受傷會累當然也需要休息。」放下茶杯,三日月伸手摸了摸清光的頭。

  「做什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清光紅著臉大喊,雙手抓住了三日月摸著自己的手但卻沒有將那隻手拉離開自己的頭上,寬大厚實的手掌傳來的溫暖其實讓他有些享受跟依戀。

  「哈哈哈,對爺爺我來說你是小孩子沒錯啊。那麼,小孩子就該好好的跟大人撒嬌。」三日月把手從清光的頭上拿開改抓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拉,讓清光躺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等、你在做什麼?」突然改變的視線和姿勢讓清光有些慌張,但很快的就被拍在自己頭上的手掌給安撫了下來。

  「嘛嘛,睡吧,爺爺我可是第一次出借大腿喔,這個好像叫膝枕是吧。」一手壓著清光的手臂不讓他起身,另一隻手摸著那柔軟的黑髮,三日月眼中的笑意加深。

  「你到底從哪裡學來這個東西的啊。」邊說著,清光感受著午後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鼻間傳來這陣子越來越熟悉的味道以及身下傳來的體溫都讓他開始覺得昏昏欲睡。原本放在自己身上的手也改握住了自己的手,掌心傳來的厚實觸感為他帶來安心感,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在兩個人獨處的時候三日月就喜歡牽著自己的手,到現在都已經快要養成習慣了。

  「嗯,從哪裡聽來的呢?我也不太記得了耶。」感覺到躺在自己腿上的少年放鬆了身體三日月跟著放輕了聲音。

  「好好睡吧。」在清光閉上眼,呼吸逐漸變得綿長之後,三日月的指尖輕輕的劃過少年眼底下的淡淡黑影。

  「果然還是很在意啊。」自從他們從手入室出來之後清光就再也沒有被派出陣,對此想必懷中的少年一定是感到不安在意到睡不著覺吧。

  但是對他來說,這幾天以往清光圍繞著審神者轉的情況不再,反倒是都跟在自己身邊的狀況他是非常滿意的。

  「就這麼想要被疼愛嗎,那麼就讓我來疼愛你吧。相對的就只看著我一個吧,那樣認真的直率的目光。我想通了,我雖然本體是刀,但是自從見到你那一刻開始擁有人身的我就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物品了,而是可以依憑自己本身的意志戰鬥之物,作為一個付喪神我已經擁有了心。」三日月神情認真的牽起清光的手遞到唇邊親吻,彷彿許下了什麼誓言一般。

  「果然是和人類相處久了被影響了呢。貪婪、慾望,原來這就是人心。接下來......」將清光的手背貼著自己的臉頰摩娑著三日月眼中的新月透露著一絲妖異。
  



    §    §     §




  妖刀,自古只要是屢屢引發人們爭奪從而造成無數死傷的名刀,往往都會被人們冠上妖刀之名,因為其能蠱惑人們的心智。




  在人類的手中流轉了數百年,三日月自詡已看過了相當多的人性黑暗面,人心是不堪一擊的。不論是感情再好的兄弟、君臣,只要稍加暗示蠱惑就會成為被貪婪的慾望驅使的魁儡。

  看哪,人類也不過如此。



  「三日月,主上有事找你。」

  「三日月殿下,關於本丸最近內番的工作分配.....」

  「三日月關於新到來的刀劍的安排.....」

  「三日月.....」



  「你最近還真是忙碌啊。」一樣的走廊,一樣的茶點配著茶,不同的是這次加州清光帶著些許戲謔的語氣看向身旁的男人。

  「清光你這是在欺負爺爺嗎?爺爺我可是第一次擔任近侍喔,沒想到工作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呢,真是累人。我都是一把老骨頭了,主上還真是會使喚刀呢。」喝著茶,三日月嘆了一口氣。

  「那是當然,近侍的工作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咬著團子清光有些幸災樂禍的對三日月說著。
  
  又過了一小段日子之後加州清光終於再度被指派出陣站上戰場,只不過這次第一隊隊長的位置交給了三日月宗近。

  對此清光意外的發現自己似乎很輕鬆的就接受了,比起在意三日月當隊長他更開心自己能夠再度回到戰場上為主人所用,而且比起自己讓實力更強大的三日月當隊長也沒有什麼不好。

  「所以我很佩服清光呢,你真的很厲害竟然可以擔任這麼久的近侍,還把本丸照顧得這麼好。」三日月笑著看向清光,眼中是真誠的讚賞。

  「這、這沒什麼啦,反正都是我份內的事情。不要說我,三日月你也很厲害啊,最近本丸的大家也都常常來找你看得出來大家也都很依賴你呢。」

  「這都是跟清光學的啊,要不是有你在爺爺我應該什麼都不會吧。畢竟比起照顧人,我更習慣被照顧呢,哈哈哈。」

  「這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吧,你啊就不能認真一點好好學嗎。每次都還要我幫你收拾你的爛攤子。」說到這個清光就感到無力,雖然現在的近侍明面上是三日月,但是這個總是被照顧習慣養尊處優的天下五劍很多事情都處理不好,害他看不下去只好插手把事情覽到自己身上去幫忙。

  「所以說清光你對我來說很重要呢,爺爺我沒有你不行啊。」

  「你說這話是真心的嗎?不是因為我都會幫你收拾殘局吧。算了,不過自從我不再是近侍了之後大家好像跟我的互動就變少了,總覺得身邊突然變安靜了好多,怪不習慣的。」轉身趴到了三日月的腿上清光邊吃著團子,邊提出自己近期的疑問,清光隱隱約約感覺到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我有多久沒有和其他刀劍講話了?

  「那是因為你以前忙習慣了,現在不做近侍之後工作量變少了反倒不習慣了吧,清光真是勤勞的好孩子。放心吧爺爺我還有很多事情不會需要跟你請教呢,不會讓你無聊的。」輕輕的笑了笑,三日月打斷了清光的思考,很習慣的像撫摸貓一般摸著清光,再拍了拍他的背的頭。

  「那有什麼問題,在你來之前我可是做了很久的近侍,就包在我身上吧。」紅玉一般的眼睛看向三日月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裡頭裝載滿了信任。

  「真是可靠呢,哈哈哈。」三日月開心的笑瞇了眼,眼中的新月閃著誘人的光芒讓看到的人忍不住被吸引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      §      §





  「清光準備出陣了,主上說這次第一隊隊長是你。」換好正裝準備出陣的三日月來到清光的面前傳達審神的命令。

  「欸?要我當隊長......?」久違的隊長任命讓清光驚訝的同時也非常開心。

  「是啊,不過主上說這一次的戰場預計會非常危險。」三日月露出了些許凝重的表情。

  「那有什麼問題,不用擔心。好的,出征啦——!」快速的準備好的清光回給了他一個躍躍欲試的爽朗的笑容。

  再次以隊長身分帶隊出陣清光是非常興奮的,但他也沒有因此而掉以輕心也牢記著三日月出發前的提醒。

  「三日月不要離我太遠...不,沒事。」太習慣了突然就忘了三日月經過了前段時間的訓練現在的等級已經和自己一樣了,也就是說他已經比自己還厲害不再是那個需要我保護的新刀了。

  「放心,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忽視了清光最後否定的話語,三日月緊緊的跟在清光的身旁,伸手握住了他空著的另一隻手。

  對此清光只是微微紅了臉並沒有否定掉三日月的舉動。



  「痛,輕傷啊。大家都沒事吧?」這次的敵人果然容如同審神者所說得相當的強,就算他們整隊的實力都不弱了還是依舊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輕中傷。

  「沒事,這點程度的輕傷爺爺我還扛得住。」

  「那我們就繼續走吧,應該也差不多該遇到最後的敵人了,來了!你就是那個BOSS啊。」感受到異樣的氣息,清光眼神銳利的轉向了敵軍出現的方向,但是這次出現的敵刀給他的氣息確讓他相當的不安。

  實際交手了數回合之後更是印證了他的想法。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擦去了臉上的血痕,清光看著眼前絲毫未損傷的敵刀。

  「恐怕我們是遇到了検非違使,這下子可不妙了啊。」臉上雖然還是掛著笑,但三日月眼中的銳利殺氣不遜於在場的任何一把刀。

  「檢非違使嗎,真是難纏的對手啊。」瞇起眼,清光握緊手中的刀心中的戰意翻騰。

  但這次的敵人對他們來說還是太強大了,沒多久所以的刀劍們紛紛不是中傷就是重傷。

  「真是糟糕,看來只能先撤退了。」似曾相似的場景勾起了清光不好的回憶。

  肩背上的傷重到讓他覺得拿著刀都是一種負擔,視線模糊不清只看得到紅黑色彩,啊啊是血跑到眼睛裡了吧。但是還不能倒下,他必須把所有的刀安全的帶回去這是他身為隊長的責任。

  「大家都還可以動吧,我們先撤退,先回去再說。」轉身尋找自己的同伴們,清光朝著他們大喊確沒注意到出現在他背後的大太刀。

  「清光──」在他失去意識之前的最後一眼,他看到了那個朝他奔跑而來的藍色身影以及在戰場上耀眼異常的金色月亮。

  


    §      §     §




  這次的出陣結果卻異常的慘烈,不僅幾乎全員重傷,身為隊長的加州清光更是失蹤在戰場上,這讓一同出陣的刀劍們非常自責。

  這當中三日月更是為此沉默了許久,然後向審神者請命無數次的返回原本的戰場尋找加州清光的身影。

  「這是我的責任,我會去把加州清光找回來的。」本丸裡的刀劍們也紛紛主動表示願意輪流陪同三日月一起前去尋找他們的隊長。
 
  最後在審神者和刀劍們花費了大量時間和資源的狀況下才好不容易終於找回了加州清光,但是他也因此掉落了等級和失去了部分的記憶。

  於是加州清光回到本丸來時迎接他的是一大群的擔心他的刀劍們,大家包圍著他對著他又哭又笑讓他一頭霧水,只好笨拙的一一去安撫所有人。

  審神者對此則是表示有回來就好,經驗什麼的再練就有了。甚至還特地將清光調回近侍的位置特別照顧,於是加州清光再次回到第一隊隊長的位置,本丸的所有一切也都恢復成了原本的樣子。

  



  「三日月這次清光可以找回來都多虧了你,要不是你堅持帶隊不斷的到戰場上去尋找,我們可能還沒辦法把清光給帶回來,為了感謝你你有什麼想要的獎賞嗎?」審神者私下將三日月找來,語氣誠懇的感謝他將加州清光帶回。

  「這是我份內的工作,畢竟加州對整個本丸來說都很重要。不過既然主上要送禮物給我,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微微的點了頭,三日月展現了優雅的貴族禮儀。

  「不用跟我客氣,說吧你想要什麼?」

  「那麼,主上能給我一座刀架嗎?」

  「刀架?」

  「是的,我想要一座上好的木製刀架,最好是紅漆的,可以嗎?」

  「是沒什麼問題,就算找不到現成的應該也可以訂做,但是你要刀架做什麼?」微微歪著頭,審神者有些摸不著頭緒的詢問。

  「沒什麼,您就當作是老人家的收藏興趣。」三日月揚起了溫柔的帶著滿足的笑容。

  

  


========================
其實我只是想寫獨佔欲很強黑掉的三日月,誰知道會變成這麼長一篇!!!
來說說,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得懂XD
三日月因為在人類的手中輾轉了數百年,看過許多人生百態也看過了很多人心的黑暗面,人會因為利益貪婪來而背叛因此對於人心相當的不信任
對他來說擁有他的人類雖然是他的主人,但相對於他所存在的時間來說也就是暫時的,因為他前後經歷了太多人的手,所以對於主人並不是太在意
清光則是和和三日月相反,他經手的主人不多,甚至最後是斷在主人的手中結束了身為刀的壽命,也因此他相當得珍惜能和主人相處被使用的時間
所以相較於人類的多變,總是單純直接一心一意的清光成為了三日月的憧憬,他也想擁有被那樣一心一意對待著
尤其三日月張開眼第一個見到的就是清光,藉由那一個牽手三日月擁有人身之後體會到的第一個溫暖便是由清光所給的,在這裡帶了一點雛鳥情節
所以在後面三日月一直會想牽著清光的手,一方面是想要擁有那個溫暖,另一方面也有想要掌控擁有的意思
之後就是清光重傷讓三日月認清了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之後,他用了自己蠱惑人的力量漸漸的取代了清光在本丸中的地位,讓清光被大家不自覺的邊緣化,只讓自己和清光保持親密的接觸
待到時機成熟時暗示審神讓清光重回到第一隊隊長的位置出陣到強度較高的戰場,全員重傷隊長清光失蹤到重新找回清光的過程都是三日月一手策劃,至於找回來的那把LV1的加州清光自然不是原本那把,從三日月稱呼對方加州的地方可以知道
但是其他人都被迷惑而忽視了這個事實,對他們來說他們迎接了他們的第一隊隊長加州清光回來同時也迎接了原本的本丸回來,至此本丸回歸原本的軌道
至於原本的那把清光的下落應該就不用我說了
結尾的部分做的比較倉促一點,因為不這麼收尾我不知道他會被我開拓到多大篇啊,我不想寫太長
最後我要說,我到底是哪根筋不對為什麼要寫這種這麼傷腦細胞的東西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點文】寵物日記(三条清) 2

因為有朋友說想看親情向 想了想覺得好像也可以 看三条家養清光好像也很有趣WWWWWW 所以就來開坑了,但是時間軸不照順序 可能會跳著寫,內容會以三条的大家和清光的各種互動為主 大家可以當作單篇單篇的小短劇來看 先來篇小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