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刀劍】雨夜(小狐清) 〈上〉

這是《肌膚飢渴症》系列的小狐篇~~~

我一直都喊著要寫小狐清,等到真的在寫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我從來都沒有發過單獨的小狐清嗎!!(震驚
我家的小狐清貌似都夾雜在三日清裡面偷渡了,原來石切丸跑的都比小狐快嗎(掩面
我石清都不知道寫幾篇去了,突然覺得很對不起小狐
只好趕快來給小狐丸一篇(腦中突然浮現狐狸叼著小清光或刀清光跑走的畫面(艸//////










  深夜中屋外傳來了淅瀝的雨聲,在這大半夜裡下起的大雨吵醒了本已熟睡的靈敏打刀。

  加州清光在黑夜中張開了眼,他眨了眨有些上挑的貓眼選擇閉上眼皮,但沒多久那對紅玉一般的眼還是從底下露了出來,在那當中沒有一絲睡意。

  外頭的雨聲清楚的傳進他的耳中,空氣中瀰漫著水氣的味道,潮濕的黏膩感爬上了皮膚,令他感到渾身不自在。

  他先是在被窩裡翻動了幾次之後仍無法入睡,黑髮少年最後還是決定掀開被子翻身坐起。

  「雨聲好吵。」坐起來的清光揉了揉額角,他看向身旁熟睡的室友,有些賭氣的伸手捏了捏對方柔軟的臉頰,但這樣的舉動並未能讓對方醒來。

  「睡得還真是熟啊,小豬安定。」放過了熟睡中的安定,清光轉頭看向門外。

  下雨了。

  好冷──








  雨夜。

  本丸裡難得的下起了滂沱大雨,使得原本就陷入熟睡的本丸增添了一絲吵鬧,但同時滂沱的雨聲也吸收了空氣中的細微聲響,形成了另一種寧靜。

  「真是難得的天氣,被雨水打濕的植物和土壤所散發出來的清香,有股令人懷念的感覺。」小狐丸坐在自己房門前的走廊上,身旁擺上一壺酒和酒杯也沒點上燈就這麼在夜裡獨自欣賞院子裡的雨景,明明是在這樣沒有什麼光源的夜裡那一頭華麗的白色長髮卻在黑夜中泛著微微的光暈,就像是神靈一般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妖異感。

  「在這種雨夜裡獨自小酌別有一番風情,不過如果有人能一起共飲也能多增添一點情趣。要來一杯嗎,加州殿?」小狐丸舉起酒杯轉向走廊轉角,在那裡站著只穿著睡衣的清光,平時總是梳理整齊綁束好的黑髮難得的隨意披散在肩頭,儼然一副剛從睡夢中醒來就直接從房間走出來的模樣。

  被詢問的清光並沒有回答,只是保持著沉默地緩緩朝小狐丸走去。

  「怎麼了?這是做了噩夢半夜驚醒了嗎,要來個公主抱安慰你一下嗎?」喝掉了酒杯裡的液體,小狐丸如往常一般帶著玩笑的語氣打算逗弄可愛的打刀。

  「好。」沒想到清光卻站定了身給了個肯定的答覆。

  得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令小狐丸瞬間愣了一下,金色的眼瞳這才仔細打量狀況神情似乎不太對勁的清光,但他臉上帶著笑的表情不變。

  「喔,那還真是我的榮幸。」放下酒杯,小狐丸站起身來走到清光身旁,伸手握住了清光的手臂時他注意到了那異於平常的低溫,就算他們身為付喪神體溫本來就會比正常人類要來的低一點,但入手的溫度也不該是這麼的冷,他甚至能感覺到在那衣服底下的身體正微微顫抖著。

  「抱好囉。」於是他動作迅速的讓清光的手臂還過自己的頸項,一手扶住清光的腰,另一隻手撈起了他的腿輕輕鬆鬆的就將相對於他顯得纖細的少年給抱了起來。

  清光也相當乖順的依偎在小狐丸懷中,任由他將自己抱著坐回了他原本的位置。此時的清光沒了白日裡的活力,這下倒真的像是半夜做了噩夢被嚇醒的孩子。

  「發生了什麼事嗎?」將清光抱在懷中小狐丸摸了摸清光的頭,順著柔軟的髮絲向下滑過了頸項碰觸到的肌膚依舊冰涼。

  「下雨覺得吵睡不著,還有冷。」不知是否是因為窩到了小狐丸懷裡感到安心許多,清光原本僵硬的身體感覺放鬆了許多,他邊回答著小狐丸的問題邊將自己冰冷的臉頰貼到了小狐丸的頸項和胸口前的位置取暖,像隻奶貓一樣輕輕磨蹭。

  「原來是這樣子嗎。」感覺到清光放鬆下來的小狐丸拉過了清光的手包覆到自己的手掌中輕輕的按摩,然後看著那雙白皙的手在自己手中逐漸回暖透出了淡淡的粉色,這才滿意地將清光的手放回自己懷中。

  「那麼,要不要來點酒暖暖身子。」單手拿起酒壺斟滿了一杯酒,小狐丸卻是將酒杯遞到自己嘴邊一口飲入,這才轉頭看向清光,金色的眼瞳中透著顯而易見的笑意。

  見此清光主動的仰起頭張開嘴貼向小狐丸的唇,雙唇相接入口的是帶著辛辣的香醇酒液,讓清光只能小口小口的吞嚥,但難免還是有些許沿著嘴角滴落,直到最後一點被哺入清光口中同時進入的還有小狐丸的舌頭,帶著酒香和殘留的酒液在他的口中舔舐肆虐,後腦被一隻大手固定無法躲開,只能清楚得聽見嘖嘖的水聲還有自己的嗚咽聲。

  「呼呼呼……」經過這麼一鬧清光只覺得呼吸間全都是濃醇的酒香還有小狐丸的味道,胸口暖了起來雙唇火辣辣的,不知是被酒辣的還是因為剛剛那個激烈的吻。

  「有暖和一點了嗎?」語句中帶著明顯的笑意,小狐丸滿意的低頭看著懷中的孩子臉頰上泛著紅暈,雙眼和嘴唇都帶著水光,雖然此時那張小臉正有些埋怨不滿的看著自己,不過至少看起來比剛剛有氣色多了。

  小狐丸伸手揉了揉清光小巧的耳垂,那裡難得的沒有掛著任何飾品。

  「那一點哪夠,我還要,餵我。」任由小狐丸揉捏著自己的耳朵,清光雙手抓著小狐丸的領口向前貼去,染上酒氣的氣息噴灑在小狐丸的臉上像隻等待餵食的幼貓。

  「真拿你沒辦法。」看著近在眼前的紅唇小狐丸拿起酒壺再次吞了口酒,等待清光伸出小巧的舌頭舔拭自己嘴角邊殘留的水光,再探入自己的口中汲取甘液。

  這次清光學乖了,他先是迅速的將酒水嚥下,這才專心應付小狐丸的舌頭。兩人的舌頭交纏,舌面摩擦著帶起了脊椎一股電流竄過一般的顫慄,讓清光不自覺自鼻子輕哼出聲,這一聲也讓小狐丸暗紅的雙眼色澤加深。

  結束了這一吻,小狐丸伸出舌頭舔拭清光正張開微喘的唇,連著親吻順著臉頰一路舔吻到了小巧的耳垂,開口將那可愛的部位含入口中用著銳利的犬齒輕輕囓咬,溫熱的鼻息吹拂在清光耳邊。

  「還會冷嗎?」再咬了一下已然泛紅的耳垂,小狐丸伸出舌頭由下而上順著耳廓描繪清光的耳朵邊開口詢問。

  「你要溫暖我嗎?」因為小狐丸的舉動清光偏著頭將頭抵在小狐丸的肩上,雙手緊抓著小狐丸的睡衣領口一副想躲又躲不開的姿勢任由小狐丸品嘗他的耳朵,染上情慾色彩的紅眸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上揚的眼尾帶著媚意理所當然的詢問。

  「當然,樂意之至。那麼我們先進房吧,夜雨寒重著涼了可不好。」語畢再次將清光抱起小狐丸走回房間,關上拉門隔絕了雨夜的一切,只留下一壺酒一只空杯聆聽雨夜樂聲。

  




===============================
下篇上肉!!(我會努力燉的
這邊雖然看起來沒多少但是我覺得我寫超久的啊
果然燉肉還是需要練習的(血淚

好喜歡讓小狐丸舔舔咬咬清光喔(興奮
覺得小狐丸平時很紳士,但是又融合著野性的感覺做起來應該會讓清光很有感覺(????

總之,目前10月底的刀劍only會先以肌膚飢渴症優先寫
預計內容就是三条ALL清光,一人一篇肉
另外會收入《酒後醉態》除了目前發的段落外會再補上後篇
然後如果寫得出來的話,有點想再加一篇和群組的小伙伴們聊到的梗
《小黃本引發的慘劇》←篇名暫定

同時會另外寫一篇三日清,所以到時候最理想的狀態就是會有一本三条清光和一本三日清
如果三日清來不及寫完的話看狀況可能就會延到12月

但是以上兩篇都會寫完之後做印量調查,數量OK才會排版送印,不然就是印個幾本親友們發一發就好
總之我會先努力在兩個月內完稿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雨夜(小狐清) 〈下〉

文前提醒 下篇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