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男友力三十題】呼喚你名字的聲音(三日清)



  「加州清光。」



  曾經在潔白的月光下當自己的名字被身著藍色華美狩衣的太刀呼喚時,他的內心是悸動的。









  如今......



  「清光。」



  「加州。」



  「清光,到我這邊來。」



  「加州,到我這邊來。」



  加州清光,本丸的常任近侍兼初始刀僵著臉看著眼前的兩把藍色太刀默不作聲。



  「清光?」



  「加州?」



  見清光沒有任何舉動,兩個三日月同時發出了疑惑的聲音叫換面前的紅色打刀。



  不行,不能回應。加州清光你記好了,現在只要回應了其中一個麻煩就會變雙倍,你這幾天才親身經歷過所以千萬別被蠱惑了。



  閉上眼在心底默默說服自己,清光強迫自己轉身離去不理會身後傳來的叫喚聲。



  政府發下了公文表示最近發現了新的戰場,於是主人便讓我們前去探查,上了戰場除了一般的資源以外他們還帶回了許多的玉和樂器,



  為了完成主人說的任務他非常認真的帶隊出陣,替主人帶了很多指定的道具回來。沒想到就在某一次打敗了BOSS之後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把三日月宗近。

  

  「我是三日月宗近,刀紋很多的緣故,而被稱作三日月。請多指教喔。」



  每天都會在本丸裡聽到的熟悉聲音傳進耳中,伴隨著櫻花飄落那名有著新月雙瞳的天下五劍朝他走來,自此便是他的噩夢開始。







§      §      §







  「好了。」替三日月綁上頭髮上的流蘇清光滿意的看著鏡子中的天下五劍。



  「真是謝謝了,每天都要麻煩你,爺爺我真的沒有清光不行呢。」三日月透過鏡子與清光對視微笑。



  「你要是真的覺得麻煩我的話就趕快學會自己打理吧。」輕嘆了一口氣清光無奈的說,接著轉身準備離去。



  「你要去哪裡?」見清光準備離開三日月迅速的轉過身去拉住清光的手,平常在這之後清光都會陪他一起去吃早餐的。



  「我要去看另一個三日月,主人最後決定讓他也能夠維持人身在本丸裡現形,所以要我去照顧他。」



  「不能讓其他人去嗎?」緩慢的眨了眨眼三日月仍然沒有放開清光的手。



  「要讓誰去,你帶回來的其他加州清光嗎?現在本丸裡的刀劍男士愈來愈多了,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忙。」挑了挑眉,清光看了三日月一眼果斷的抽回手。



  「那是因為清光你總是很忙工作也很多,我才建議主人可以多留幾把加州可以在本丸裡幫忙。」張著漂亮的眼睛三日月無辜的看向清光。



  「你不要給我添亂就是幫我的忙了。」說完清光轉身走出了三日月的房間。



  「哈哈哈,我這是要失寵的節奏嗎?」掩嘴輕笑,三日月轉動漂亮的藍色眼眸若有所思。









§      §      §









  「我現在帶你去吃飯的地方,我們基本上都是在那邊一起用餐的。欸,我說你為什麼要抓著我的衣服?」清光帶著新來的三日月從他的房間到大家一起吃飯的大廳去,沒想到一路上三日月卻一直抓著他的袖子。



  「嗯,你說這個嗎?因為這邊感覺蠻大的爺爺我怕迷路,而且第一次擁有人類的身體感覺還真不習慣呢。」三日月舉起抓著清光袖子的手,隨後又看向自己另一隻空著的手掌。



  那似曾相似的句子和表情讓清光回想起了三日月當初剛到本丸來的時候也說過類似的話,他的內心頓時柔軟了起來。



  「那你就趕快習慣這個身體,然後快點把本丸裡的路線記起來吧,免得到時候迷路我又要到處去找人。」沒有要三日月放開自己的衣服,清光回頭繼續往前走因此錯過了後方三日月深深看著他的眼神。









§    §     §









  「清光你可以幫我拿我的茶具嗎?今天天氣正好非常適合喝下午茶呢。」



  「你怎麼不自己拿?平常你不都是自己準備的嗎?」早上負責洗大家的衣服忙了一個上午,好不容易在午後幫主上整理完文件終於可以休息的清光就被三日月叫住了。



  「因為看到你突然就想和你一起喝茶啊,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和清光一起享用下午茶了。」三日月笑盈盈的看向清光。



  看著眼前天下五劍美麗的笑臉,清光發現自己似乎總是很難拒絕三日月的請求,而且自己最近的確是有些冷落三日月了,正好今天另一把新的三日月被主上派去出陣熟悉一下刀劍男士戰鬥的方式不在,所以他今天少了一個小尾巴。



  「好吧,我去拿。」嘆了一口氣清光還是答應了。



  「那就麻煩你了,我會準備好吃的茶點的。」



  對於照顧三日月已經相當上手的初始刀很快的就將茶具都準備好了,接著清光坐在一旁看三日月動作熟練的泡茶,雖然他總是被主上誇獎他很能幹,但是像是泡茶、插花、書法等等這類型的技能他就真的一竅不通了。



  隨著三日月流暢的泡茶動作茶的清香撲鼻而來,清光不得不承認看三日月泡茶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美麗的太刀動作優雅而寧靜,讓人看著就不禁產生果然不愧是貴族啊的想法,此時的三日月一點都不像平時會對日常整裝和各種工作苦手總是要他幫忙的樣子。



  見清光看自己看到入迷的樣子三日月揚起了美麗的微笑,雖然被譽為天下五劍中最美的刀但其實他對於自身的長相並不是特別在意,不過這身皮相能吸引可愛的打刀注意他到是不介意拿來利用一下。



  「來,請用。」



  回過神來身前就已經被放了一杯剛泡好的熱茶附上近在眼前的三日月的笑臉。



  「我說你不用靠這麼近吧。」忍住想伸手推開三日月那張臉的下意識動作,清光微微紅了臉,一定是今天工作太累不小心放空了,絕對不是因為三日月的關係。



  「哈哈哈,來享受這美好的午後吧,今天從主上那裡拿到了看起來相當美味的和果子。」說著三日月變魔術一般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盤茶點,漂亮的盤子上放著兩個相當精緻的櫻花造型的和果子。



  「好漂亮。」清光看著那個顏色粉嫩的櫻花,忍不住捧著盤子拿到眼前仔細欣賞。



  「喜歡嗎?下次再來陪爺爺我喝茶吧,會再幫你準備你喜歡的點心的。」



  「只要我有時間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啦。」被三日月這麼一說清光意識到自己的表現像個孩子,他快速的放下了盤子端起了手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唔。」入口的茶雖然香濃但對於不常喝茶的年輕打刀來說還是稍嫌苦澀了一點,讓清光不自覺的皺起了眉。



  「清光來,張嘴。」三日月很自動的端起點心切了一小口。



  「嗯?」好不容易將口中的茶吞了下去清光聽話的轉過頭去,被餵了一口香甜的點心。和果子的甜味淡化了原本口中的苦味,也帶出了口中的茶香,讓清光有些意外的細細的品嚐了起來。



  「再喝一口茶吧。」將清光臉上的表情變化都收在眼裡,三日月希望年輕的打刀也能和他一樣喜歡上喝茶,但或許他期許的是清光能因此花更多時間陪伴他吧。



  再喝一口茶,茶香中和了茶點的甜味,兩者搭配起來令清光意外的喜歡。於是他自己一口點心一口茶的吃了起來,見狀三日月滿意的捧起自己的茶杯喝茶。



  一直到將自己的那份點心吃完之後清光這才滿足的讓三日月再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清光真的很喜歡甜點呢,你這麼喜歡的話爺爺我的這份也給你吧。」



  「可以嗎。」開心的接過三日月遞過來的盤子,清光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嗯,可以喔。」三日月點頭給了清光肯定的回覆,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口茶將視線轉回前方望著院子。



  這次清光放慢了速度吃著從三日月那裡得到的點心,兩人之間雖然沒有對話但是氣氛還是相當融洽的,但看著這樣的三日月清光還是忍不住發問。



  「三日月你老是像這樣看著院子不會無聊嗎?明明都是一樣的景色。」到底有什麼好看的啊?清光覺得他果然不能理解老爺爺的想法。



  「嗯?不會喔。你還年輕可能還沒體會過時間的流逝,經歷了漫長的時間之後你就會懂得如何去適應獨處的時光,因此能夠像這樣悠閒的品嚐喜歡的茶,身邊又有可愛的小朋友陪伴對我而言可以說是相當幸福的一件事情呢。」



  此時清光深刻的感覺到三日月的確是走過了相當長時間的刀,對於刀齡在本丸裡算是相當年輕的清光而言,三日月所訴說的時間流逝是他還未曾體驗過也無法想像的。



  捧著茶杯思考著三日月所說的話,清光試圖再去多理解三日月一點。對於這把天下五劍從第一眼見到的驚艷,嫌棄那老爺爺一般的個性反差,到對他的實力認同嚮往,清光發現他愈是認識就愈被三日月所吸引,想要再多瞭解他身上自己還不曾知道的事情。



  午後的微風徐徐,吃飽喝足的清光經不住忙了一早上的倦意忍不住打起了盹。



  「清光,到我這邊來。」注意到身旁的小朋友開始點頭三日月忍著笑意輕聲喚著打刀的名字。



  「嗯?」意識開始有些迷糊的清光瞇著眼帶著一點鼻音回覆,他轉過身雙手撐著地板身體向三日月探去。



  「累了就小睡一下吧。」他伸手撫上了清光的臉頰,溫柔的引導他躺到自己腿上小憩。



  





§     §      §









  第二部隊出陣回來了。



  接到這個消息的清光大步的走向傳送器的方向,臉上還有著尚未退去的紅暈。



  我居然就這樣睡著了!不,更重要的是我怎麼會就這麼直接睡在三日月腿上呢,而且還不是睡迷糊了之後才趴過去的,而是在自己睡著之前就這麼順理成章的靠了過去。



  就算再怎麼想睡也不該就這麼直接睡到三日月身上去啊!



  一開張眼看到的就是三日月笑著問自己有沒有睡好的笑臉,呼吸間都是三日月身上好聞的味道,讓他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因此一聽到第二部隊回來的消息,他立刻就跳起身隨口說了一句要去看看新來的三日月初次出陣的狀況就這麼逃走了。



  等等要怎麼面對三日月啊。邊回想著剛剛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睡在三日月腿上的衝擊清光埋頭大步往前走完全沒注意到前方也正朝他走來的身影。



  「加州,我回來了。」



  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令清光嚇得抬起頭停住了動作,接著他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剛剛還充斥在鼻間的味道再次撲鼻而來。



  剛出陣回來的三日月迎面抱住了清光,將下顎抵在打刀的頭頂輕輕磨蹭那柔軟的黑髮。



  反應靈敏的打刀很快的就意識到這不是他剛剛想到的那一把三日月,於是他收起了剛剛的心思面對眼前的三日月。



  「歡迎回來,有受傷嗎?」或許是本丸裡已經很久沒有新人了,清光在面對這把被他撿回來的三日月時總是有一種自己當初在帶短刀們的感覺。



  「沒有,大家都很厲害也很照顧我這個老爺爺呢。」搖了搖頭笑著回答。



  「那就好,是說你可以放開了嗎?」拍了拍三日月的背,不習慣和三日月如此親密接觸的清光意示對方放開自己。



  「嗯?這不是出陣回來的儀式嗎?」雖然鬆開了抱著清光的力道稍稍拉開了兩人的距離,但三日月的手還是搭在清光的腰上。



  「你是聽誰說的?」看著三日月一臉理所當然的描述,清光開始在心裡思考到底是誰帶壞了他家孩子,不知道新人不能亂教嗎?



  「因為短刀們每次回來的時後一期一振不都是這樣迎接他們的嗎?」眼前的太刀一臉疑惑的提問。



  「是這樣沒錯,但那是因為......」聽到意料之外的回答,清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何回覆。



  「我問了短刀們,他們說這是因為他們喜歡一期和一期感情很好的表現,我也很喜歡加州想要和加州感情變好,這樣不行嗎?」斂下眼簾三日月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落寞。



  「欸,也不是不行。」但是總覺得就這麼答應了好像又有哪裡不對。



  「清光,你的耳環,似乎是剛剛午睡的時後掉了。」就在清光左右為難時,三日月在他的身後追了過來。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追上來的三日月手中拿著清光掉落在他那邊的金色耳夾,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微瞇起眼。



  「我們在培養感情啊。嗯,這就是所謂的肌膚之親吧。」回覆他的三日月往前進了一小步再次將清光整個抱進懷中對著前方的另一個自己露出了微笑。



  「喔,原來清光喜歡這樣培養感情啊,我之前都不知道呢。」對於對方接進挑釁的舉動三日月僅是回以一笑,接著慢步向前也跟著身出手從後方抱住了清光。



  「欸?」慢著,這個發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氣氛不太對。



  被夾在中間的清光抬頭看著兩張一樣的笑臉,突然覺得壓力好大。











  自此之後那兩個人,不、是兩把刀,就好像是對上了一樣。只要他幫其中一個三日月做事情另一個就會跟上要求,就像是兩個爭寵的小孩子一樣。



  他怎麼會覺得三日月成熟穩重呢?這一切都是錯覺,那個老爺爺骨子裡還是那個我行我素任性到不行的刀。



  原本黏著他的三日月只有一個,現在不但變成了兩個,他們還會計較自己到底對誰比較好,根本比短刀們還難帶!嚴重的增加了他的工作量。



  於是他最後想出了辦法,就是誰都不理。這樣既公平又可以省去被他們指使增加的雙倍工作量了,沒錯所以絕對不能回應任何一個三日月。



  之後不知道是不是清光的策略奏效了,在被吵了好幾天之後三日月的聲音終於不再在他的耳邊出現了。



  從早上起床,到安排本丸裡的工作事務、帶隊出陣、用餐,一整天下來直到就寢清光都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三日月。



  一開始他是鬆了一口氣的,但這個狀況持續了三天之後,清光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原來本丸有這麼大嗎?雖然他早就知道本丸裡刀口眾多,本來就不可能每天都會和每把刀交談到或是碰面。但是以經習慣了三日月總是每天都會出現在他的生活當中,當那個呼換自己名字的聲音不再出現的時後反而讓清光有些不習慣。



  原來如果三日月沒有刻意來找自己的話他們就會像這樣好幾天都不會碰上一面。



  『清光──』



  希望自己幫忙他做事情撒嬌的語調。



  『清光。』



  邀請自己一起品嘗下午茶的聲音。



  『清光。』



  當自己有煩惱開導自己的溫柔語氣。



  『清光!』



  一起出陣時擔心自己的急促大吼。



  清光從來都沒有注意到,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他早已把三日月的聲音牢牢的記在腦中了。



  果然,還是去看看吧。



  清光獨自走向三日月最常喝茶觀賞風景的走廊,果不其然在那裡找到了被他冷落了好幾日的兩個三日月。



  「清光?」



  「加州?」



  聽見清光的腳步聲兩個三日月同時轉過頭看向他。



  「呃...你們在喝茶?」突然被這兩個人注視著,清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是啊,要來一起嗎?我的點心給你,你好幾天沒來找我了,這幾天主上又給了不少好吃的和果子,配茶剛剛好。」三日月說著將他身邊的盤子推了出來,上面擺放著兩個做工精緻漂亮的茶點。



  「加州到這邊來吧,不要站著。」另一個三日月朝他招了招手,讓清光坐到他們中間。



  「我還以為你不會再來找我們了呢。」將裝著點心的盤子遞到了清光身旁後,三日月接著替清光倒了杯茶。



  「怎麼會,只是前幾天比較忙這兩天忙完了才有空來看看你們。」講得很是心虛的清光悄悄的握住了拳頭。



  「原來是這樣啊,加州還真是盡責呢。」點了點頭,三日月一附清光是好孩子的樣子摸了摸清光的頭,同時和另一個三日月交換了個眼神。



  「你們這幾天還好嗎?」



  「嗯,其實我們在這幾天裡有討論過了。」



  「嗯?」



  「我們都很喜歡加州。」



  「也都想要再和清光更加親近。」



  「欸?」清光有些慌張的轉頭看著兩邊靠他愈來愈近的三日月。



  「所以你不用選擇。」



  「只要同時喜歡我們兩個就好。」



  「等......」那兩人一人一句,完全不給清光開口反駁的時間。



  「加州。」



  「清光。」



  看著那兩張一樣美麗的臉龐貼近自己,清光逃避似的閉上了眼,聽著耳邊傳來三日月呼喚自己的聲音。  





  



  

§     §      §









  「清光、清光?」三日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清光張開眼先看到的就是三日月的臉。



  「三日月?我怎麼會?」清光立刻坐起身來往週圍一看,此時的他正在自己房間外的走廊上,身邊就只有一個三日月。



  「對喔,是爺爺我沒錯。你最近很頻繁出陣所以主上說今天就讓你休息一天,我剛剛原本是來找你聊天的,只是你沒過多久就睡著了,看來你真的很累呢。你剛剛呻吟的好大聲,是做夢了嗎?」



  「原來是夢啊。」他想起來了,最近的新任務。主人有問過他會不會想要完成任務再接一把三日月回來,被他拒絕了。



  回想起夢中的場景清光突然慶幸還好自己拒絕了,他真的無法同時照顧兩把三日月。



  「清光?」



  三日月的聲音傳進耳中,清光看了過去只見那張美麗的臉帶著些許擔心和關切的看向自己。



  「我沒事。」嗯,這種黏人的太刀一把就夠了。



  「清光清光!!我出陣回來了!」突然鶴丸德聲音從遠處傳來,伴隨著奔跑的腳步聲。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走廊上奔跑!」清光看著那個自己第一把鍛出來的太刀像鳥一樣朝他飛奔而來,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我跟你說,今天你休息我就代替你當了第一隊隊長帶隊出陣。」說到這鶴丸朝清光眨了眨金色的雙眼語帶保留。



  「然後呢?」看著鶴丸一臉快問我快誇獎我的興奮表情,清光好心的順著他的意思問了下去。



  「你一定猜不到我完成了任務帶了什麼回來。」鶴丸雙手插著腰,驕傲的抬起下巴。



  「你蒐集完主人要的樂器了嗎?」



  「不是這個,是更珍貴的──」拉長了尾音,鶴完跑回了走廊的轉角處拉了另一個人出來。



  「啊哈哈哈哈,甚好甚好。我是三日月宗近,請多多指教。」跟著鶴丸一起走出來的人身著華麗的藍色狩衣,有著一雙帶著新月的夜色眼瞳。



  「喔呀,這不是我嗎?」坐在清光身後的三日月露出了些許驚訝的表情。



  「如何?嚇到了嗎?我完成了政府的任務,領了一把三日月回來了。」然而預期中清光驚訝的樣子並沒有出現,鶴丸等到的的反倒是一陣沉默,這令他不安的看向清光。



  只見清光黑著臉帶著皮笑肉不笑的笑臉看著他,至此鶴丸才想起來,他們家的初始刀隊長似乎、好像並不是很想要接第二把三日月回來本丸。



  「鶴丸國永,你很能幹嘛,居然能帶回第二把三日月。」



  「不、等等,這個我可以解釋......」



  「不需要多說了,既然你是隊長剛剛回來想必還沒去和主人報告吧。放心,身為常任第一隊隊長的我就好心的陪你去和主人一起報告吧。」換上了無懈可擊的笑臉,清光拖著鶴丸朝著審神者的方間方向走去。













========================

替鶴丸默哀......



寫到後面累了所以中間劇情可能有點潦草(艸""

其實這篇的前因後果可以搭配之前的 你是我們的珍寶 一起食用

前後的事情發生經過都在那一篇裡面有提到XDDDD

其實我只是想寫寫看讓清光煩惱的樣子,然而我真的對於搞笑很不擅長

雖然標題借用了男友力三十題,但是感覺好像也沒有真的表現出三日月的男友力

於是只能產出這樣不倫不類的東西了



所以請大家抱持著輕鬆的心情去看待這篇就好~

以上,希望大家會喜歡

我要繼續來奮鬥10月的東西了

目前已經和朋友一起報名了10月底台灣的刀劍Only的攤位,等官方公告是否有被選上

10月的場次目標是把肌膚饑渴症寫完,可以的話會再拼一本三日清

剩下兩個月好擔心自己寫不完啊,除此之外希望能找到願意幫我畫封面的小天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雨夜(小狐清) 〈下〉

文前提醒 下篇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