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閃11】所謂福利(鬼円)



  回到家,鬼道拿掉了平時在外面所戴的眼鏡讓自己靠著椅背坐躺在沙發上,閉上眼伸手捏了捏眉間,感覺著傳來的痠痛他輕呼出一口氣。

  「有人,怎麼了嗎?」經過客廳的円堂正巧看見了這一幕,於是他關心的走上前。

  「沒什麼,只是最近比較累一點。」仰起頭掛著微笑,他看向站在他身後的円堂。


  「你還是這麼忙啊,最近看你都在加班今天好不容易比較早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已經忙完了。」雙手搭上鬼道的肩,円堂低頭直視著那對略顯疲憊的紅色眼瞳。

  「其實,也快結束了。」看著那雙寫著擔心與心疼的褐色眼睛,鬼道不想看到對方露出更多這樣的表情,他開口安撫同時隱瞞了自己其實把這一陣子的工作壓縮在這兩天內完成。

  「是嗎,那就好。那麼──」鬆了一口氣似的露出了笑容,円堂在語末兩手扶上了鬼道的頭使他正視前方。

  「守?」發出了疑問,鬼道接著感覺到円堂的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髮間,解開了他的束髮,接著兩側的太陽穴上傳來了円堂的手指正力道適中的替自己按摩著。

  「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邊說著円堂變換著不同的角度替鬼道按摩著頭部,讓他放鬆。

  「那就謝謝了。」閉上眼,鬼道放鬆身體讓円堂替自己舒緩這一陣子累積的疲勞。

  「我都不知道你什麼時後學會幫人家按摩了?」

  「這個啊,因為修也有時候也會幫我按,所以就也跟著學了一點。」

  「是嗎。」看來有那個傢伙在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

  看著鬼道漸漸舒展的眉間円堂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手上的動作也開始放慢。

  「有人,累了的話要不要上去房間睡一下,等一下晚餐好了再下來吃?」円堂輕聲問著看起來似乎快睡著的鬼道。

  「不了,我在這邊休息一下就好。」鬼道張開眼對了円堂笑了笑。這幾天都忙到半夜才回家,那個時間円堂也睡了。今天難得比較早回來他還是希望能夠待在看得見円堂、離他近一點的地方,多少能彌補一些這幾天失去的相處時間。

  「是嗎。」放開了鬼道的頭,円堂繞過了沙發走到鬼道身旁坐下然後轉頭看向他。

  在鬼道疑惑的目光中円堂傾身向他靠了過去,先是額頭貼著額頭他的視線中只看得見對方的雙眼,接著那雙眼稍稍遠離取而代之的是唇上傳來的相觸的感覺。

  「咦?」在鬼道還沒有做出反應之前,円堂已經坐回原位同時伸手捉住鬼道的手臂使他倒向自己。

  回過神來,鬼道發現自己的視線前出現的是円堂的膝蓋,也就是說他現在正躺在円堂的腿上。

  「既然不想上去房間的話就在這邊睡一下吧,晚餐好了我再叫你起來。反正廚房那邊……豪炎寺應該也不需要我幫忙吧。」說著円堂偷偷朝廚房的方向瞄了一下,接著縮了縮頭露出了有些調皮的笑容。

  「那晚餐就交給他一個人去處理吧。」躺在円堂腿上的鬼道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共犯。

  「那你快睡吧。」朝鬼道露出了笑容,円堂伸手打開了電視並將音量調小到不會吵到鬼道睡眠的大小,一邊看著電視一隻手不時的撫摸著鬼道的頭。

  閉上眼,事實上的確也是相當累的鬼道很快的就開始想睡了,看來這一陣子忙的也算是有代價了。

  就這麼安靜了好一會,円堂將視線自電視移到鬼道臉上。

  「每次都是你們在照顧我,偶爾也要交換一下吧,看到你們這麼累的樣子我也會心疼的。」手指撫過鬼道眼下的淡淡陰影,円堂心疼的皺起眉。然後,在聽到鬼道代表熟睡的平穩呼吸之後淡淡的笑了。




====================
這篇豪炎寺完全沒有出場,因為他被一個人丟在廚房料理晚餐(被打
嗚嗚嗚,我超想寫十年後的break組啊
有看到笨蛋與傻瓜特典番外的人應該就知道了
長大之後就可以隨時這樣那樣的寫()對不起我還是不太敢對國中生下手啊XDDDD
小朋友(?)還是單純一點(?)灑灑小砂糖就好

然後回到標題
所謂福利,就是可以躺監督的大腿連帶按摩啊!!!!可惡我也想躺監督的大腿(咬手帕
有了鬼道篇,照慣例應該會再有一篇豪炎寺回合,不過什麼時後會有就(ry
因為我現在什麼點子都沒有啊XDDDDD

很想寫十年後的長篇,但是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頭(掩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肌膚飢渴症(今清)

§ 內有今劍極化劇情 § 後續不會公開 § 這真的是肌膚飢渴症放出來的最後一篇了XD § 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再預警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