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閃GO】吸血鬼城堡(京拓)

 ※文前提醒:本篇故事為架空文,背景時空都跟原作不一樣。
CP取向:主配對為京拓,副配對為太天+蘭狩









  傳說在這片山林的深處有一座古堡,城堡中並沒有居住任何人,那為那座城堡並不屬於人類──那是一座屬於吸血鬼的城堡。

  有著淺灰色短髮的少年蹲在開滿花的花圃旁,他伸出了與常人比較之下略偏白皙的手捧起了盛開的紅色花朵湊到鼻尖輕嗅。

  「好香。」將讚美輕聲說出口,少年的臉上漾起了溫柔的好看笑容。

  放下花朵,他站起身左右張望,他所置身的花園很大很漂亮,但是太安靜了,就像他身後沉默的古堡一般。

  「傳說中的吸血鬼城堡,還真的是一個人都沒有呢。」神童拓人身上還穿著昨晚參加晚宴時的華服,環視打量著這個他昨晚被迫拜訪的地方。

  「父親跟城裡的人不知道怎麼樣了,應該急壞了吧。畢竟我從昨晚就在宴會途中被帶走,宴會結束之後找不到人他們應該相當緊張。」輕嘆了一口氣,他不敢想像身為稻妻城城長的父親會怎樣動用城裡的人力來尋找他。

  「果然還是出不去。」走到花園通向外面的小門,神童伸出了手結果卻被一道看不見的牆給擋了下來。

  「結界嗎?」看來還是得先見到那個將他帶到這裡的人,他才有辦法離開這座城堡回去吧。不,或許不該說是人,能將自己帶到這座城堡還能將自己關在這裡對方的身分不難猜出。

  只是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理由,他跟對方並不認識但也不到完全陌生的地步,正確來說他是在最近才見過那個少年第一次面。

  大概是在兩個月前吧,城裡的某個貴族舉辦了晚宴邀請城內的各大家族前去同樂,這其實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在這個和平的年代,有錢的貴族們總是隔三差五的就找名目舉辦宴會,而他則是被父親以自己身為及將成年的下任城主需要多多鍛鍊為由,代替身為城主的父親前去參加。

  說實話,他並不是很喜歡那種官腔官調的奢華場合,但就像父親說的他既然身為下任城主,這些就是他的義務與責任。

  就在那天晚上他第一次見到他,深藍色的髮、令人驚艷的金色眼瞳還有比在場的女性還要白皙的肌膚,那是一名衣著華麗不遜於他的少年。少年看起來年紀與他相仿,或許比他還要再小了點,但是這些都不是令他對少年感興趣的理由。

  他看著明明出現在晚宴上應該會相當引人注目的少年卻獨自一人窩在庭院的一角,就連本來應該相當明顯的存在感都顯得薄弱,使得附近似乎都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但是少年對這一切似乎並不在意,臉上的表情淡漠甚至帶著些許的不耐,看來對於參加這場晚宴感到無奈的似乎不只自己一個。

  不過對方到底是誰呢?自己並未見過對方,這表示少年並不是城裡的貴族,那麼有可能是剛好到某個貴族家裡做客或是外地受邀而來的吧,總之拓人對少年提起了些許興趣。

  於是他主動走向對方,揚起了笑容向少年打招呼。

  以上便是他們初次見面的經過,在那之後少年似乎對於自己主動打招呼的舉動感到驚訝,漂亮的金色眼睛微微瞪大過了好半倘沒說出一句話。之後他便因為其他人的叫喚而先行離去,然後當天晚上他就再也沒有見到那名少年了。

  但是從那之後,只要是他有出席的晚宴他都能在會場的角落找到少年的身影,當他注意到少年看著自己時他就會對對方回以一笑,之後再轉身過去應付那些想與下任城主的自己打好關係的貴族們。

  就這樣他不再主動與對方攀談,雖然主要是因為他實在是抽不出身,而對方似乎也沒有要靠過來的意思,於是他們一直都維持著點頭之交,直到昨天晚上為止。

  昨天晚上他一如往常的代替父親參與宴會,這次舉辦晚宴的是城裡相當大的貴族,因此受邀前來的人也就比以往還要來得多,讓他疲於應付。就在他撐著笑容送走了不知道第幾批來找他攀談的人們之後,他的手臂突然被一個力量給往旁邊一帶,回過頭他看見的是這兩個月來相當熟悉的面容,少年拉著他的手臂將他往人少的花園外圍帶去。

  「請問?」他禮貌的開口想要詢問,卻直接對上了少年的金色眼瞳頓時一股冷意穿透他的全身,然後他看見了對方微皺起的眉間表達了主人此時的不悅。

  但是對方是為什麼生氣,又是為什麼要將自己帶開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就在他打算繼續開口詢問時眼前的景象突然一陣晃動,等他回過神之後他就已經離開了原本的花園。

  下意識的左右張望他發現自己站在一間相當華麗的寢室當中,而剛才拉著自己手臂的少年此刻則消失無蹤。

  「這是怎麼回是?剛才那個是魔法?」不安與慌張的情緒頓時湧上心頭,拓人戰戰兢兢的打量著房間,這間房間相當的奢華,比自己住的房間要高級了不少,就連城裡最大的貴族恐怕也比不上。

  房裡除了自己之外一個人也沒有,雖然有點著燈但是整個房間還是靜悄悄的,他走到了房門試著轉動門把,打不開。不知道是被人鎖住了,還是被施了魔法,反正不管哪一種他現在都沒有能力可以解開。

  他也試著敲門大喊,但是就跟他預想的一樣完全沒有任何一點回應,好像在這裡的就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深呼吸了一口氣拓人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將自己帶來這裡的少年對自己並沒有敵意,而且現在的狀況看起來好像也沒有要直接加害自己,頂多算是軟禁吧?但是對方的身分是什麼,還有這麼做的理由他完全猜不出來,總之自己暫時不會有危險這一點是肯定的。

  稍稍放下心的拓人走到了窗前,想試看看能不能從窗外的景象來推斷自己在何處,但是當他向外望了之後眼前所看見的風景卻令他大吃一驚。

  在窗外的是一道不矮的城牆,自己的房間位置似乎還蠻高的,從周圍隱約可以看見的建築物推斷他應該是在一座私人的城堡當中。但是令他吃驚的卻是城牆之外的景色,城堡建築的是在山上,因此往下望可以看見一片森鬱的樹林,在更下面的山腳下有一座小城,從城堡裡可以隱約看得見遠處的燈光。然而下面的都市是拓人再熟悉不過的地方,因為他從出生便在那裡長大,直到剛剛為止他人都還在那座城市當中──那是稻妻城。

  「等等,我不記得稻妻城附近的山上有城堡啊!」拓人有些激動的貼著玻璃,像是想要把下面的景色再看得更清楚一點。

  「建在山上,隱身於山林之中……屬於吸血鬼的城堡。」嘴裡唸著城堡的位置,拓人猛然臉色蒼白的想起了流傳在城裡已久的傳說。

  結果昨天晚上自己就這麼帶著緊張害怕的心情待在房間,一直到他感到相當疲憊有點體力不支時他才小心翼翼的躺上了那張看起來相當舒服柔軟的大床休息,畢竟最近為了之後能順利接掌稻妻城他幾乎都跟著父親在學習怎麼處理城裡的事務,再加上晚上的宴會更是大大的消耗了他的體力。

  「你可別在我睡著時偷襲我。」在拓人睡著前,他迷迷糊糊的說了這麼一句話,但是仍然沒有任何回應。

  早上他是在食物的香味中醒來的,一爬起來拓人就發現他躺在床的正中央被子也蓋得好好的,一旁的小桌子上擺著準備好的豐盛早點,房間的門也被打開了,但是仍然沒見到那名疑似吸血鬼的少年。

  「房間門開了這是允許我出去的意思嗎?」雖然知道不會有人回答,拓人還是微偏著頭自問。

  於是他在吃完顯然是對方準備的早餐之後,就開始逛起了這座傳說中的吸血鬼城堡,反正自己暫時不會有危險,那就先熟悉環境吧,說不定可以讓他找到地方出去,最後他才走到花園來。

  不過照這樣看起來對方只是允許他活動的範圍變大了,依舊沒有打算讓他離開的樣子。




========================================
大家好,我又開新坑了
其實嚴格說起來應該是跳坑,因為坑不是我挖的XD
不過跳的人也不只我一個啦,有夥伴真好(喂)
這個應該會是一整個系列文XD
雖然是有連貫的故事沒錯,但是會用比較偏向是用片段片段連接起來的故事
然後既然有夥伴,那就表示我不用一個人寫啦XD
陪我一起跳坑的是凌墬
我們之後會用一人一篇的方式接力來完成這一整個故事
之後我會在下一篇文上放上凌墬上一篇文的連結
當然,大家要自己過去對方家裡等文也是可以的
請走幻境墬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刀劍】雨夜(小狐清) 〈下〉

文前提醒 下篇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