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閃11】你說,我聽 1 (洛円)



  FFI大賽結束了,他們閃電日本隊拿到了世界冠軍!

  在那之後他們當然是相當興奮的準備在宿舍裡好好的大肆慶祝了一番,大家都非常開心的沉浸在得到冠軍的喜悅中。


  對円堂而言他體會到的自然更多,不只是得到世界冠軍,他還和他的爺爺円堂大介以及他所帶領的小巨人隊,堂堂正正的正面對決並且贏得了勝利。在與隊友們慶祝了一番之後,那股高昂的情緒仍然絲毫不減。

  深吸了一口氣,可以感覺到胸口的熱度不斷傳來,閉上眼自己彷彿又回到了球場上,興奮的顫抖傳遍全身,不管是他站在球門前與另一邊的洛可可對望,又或是面對化身為前鋒的洛可可所踢來的強勁射門。

  腦中不斷的出現比賽時的畫面,滿滿的鬥志令円堂現在很想找點什麼事情來做。

  「完全靜不下來,現在時間還早出去一下應該沒關係吧?」看了一下還在熱鬧慶祝的大廳,円堂喃喃自問。

  「好,那就出發吧。」握起拳頭做出決定的円堂立即付諸行動。

  他要去見洛可可,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想見他,或是見到對方之後自己想要做什麼,不過那種問題見到面之後應該就會知道了吧。

  這麼想著,円堂加快了腳下的速度朝著小巨人隊暫時投宿的飯店前進。

  「唔,該怎麼進去呢?什麼都沒想就直接過來了,也不知道他們休息了沒。畢竟今天才剛比完賽應該很累,但是燈好像都還開著。」終於到了目的地之後,站在小巨人隊暫住的宿舍前,円堂搔了搔臉有些猶豫。

  「算了,直接進去好了。」短暫的思考了一下,円堂最後還是決定直接一點。

  「守?」沒想到在進去之前就有人先出聲叫住他了。

  「洛可可!」自己要找的人突然就這麼直接出現在自己面前,讓円堂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你怎麼會來這裡?啊,你是來找大介的嗎?」雖然剛看見円堂的時候的確是讓他吃了一驚,不過洛可可很快的就揚起了理解的笑容招呼。

  「不,不是的,我不是來找爺爺的。」聽到對方這麼問円堂連忙搖了搖手。

  「咦?」

  「那個……」抓了抓頭,面對洛可可円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只不過是憑著一股衝動就跑出來的。

  「要不要到附近走走?」不知是不是看出了円堂的窘境,洛可可提出了建議。

  「好啊。」點頭答應洛可可的邀約,円堂跟著對方離開了宿舍門口朝外面的街道走去。

  「守,今天的比賽恭喜你們了。」走了一小段路之後洛可可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笑著對身後的円堂這麼說,那笑容相當真誠沒有一絲不甘。

  「謝謝。」円堂走到洛可可身前握住了對方伸出來的手。

  「雖然在比賽結束當下真的感覺超不甘心的,不過下一次我們一定會贏回來的。」黑色的眼直視著円堂,洛可可的語氣相當的肯定。

  「我們下一次也不會輸的,一定會再次打敗你們。」看著那雙眼,円堂覺得自己的鬥志又被挑了起來,於是他回給了肯定的笑容。

  兩個人就這麼對看著好一陣子之後不約而同的大笑了起來。

  「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明明今天才剛比完賽而已,但是我現在就好想再和你們一起踢球。」搔著臉円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不,我也有一樣的想法。」搖了搖頭,洛可可對這麼說。「雖然今天的比賽輸了,但是能和你們踢球真的很開心,感覺好像很久沒有經歷過這麼激烈的比賽了,好想再繼續和你們比賽。」

  「原來洛可可也是一樣的啊。」頓了一下,円堂隨即展開笑容。

  「對啊,我到現在都還覺得自己好像還站在球場上,比賽時的情緒跟鬥志完全靜不下來,胸口還是感覺得到比賽時的熱度。」洛可可將右手放在胸前閉上眼,那表情彷彿回到了今天早上的比賽現場。

  「對吧對吧,我也是。就算是現在也還是覺得很興奮,有一種啊啊,還是好想繼續踢球的感覺。」雙手握拳,沒想到對方也有跟自己一樣的感覺,這讓円堂更興奮了。

  「就是說啊,我就是覺得在屋子裡頭待不住才會想要出來走走的,沒想到一出來就在門口看見你。啊,這麼說來守你也是一樣的嗎?」說著洛可可突然想通了円堂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對,因為靜不下來,結果就往這邊走過來了。」有些靦腆的笑著回答,円堂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想見洛可可這句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之後兩人在公園邊找了一張長椅就這麼坐下開始聊了起來。


  「不過洛可可你真的很厲害呢,沒想到除了守門員之外你居然還是前鋒,一開始我還真的嚇了一跳呢,不過你的射門真的是超強的。」一邊回想著比賽當時的情況,円堂一邊用手比劃著。

  「守你也是啊,居然離開球門前跑出來踢球。」面對這樣的円堂洛可可只是輕笑著。

  「因為大家都很認真啊,而且久遠監督也說了要我們好好享受。」

  「我們也是一樣的狀況吧,不要限制在自己的位置上,要好好享受足球,踢足球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大介是這麼教我們的。」

  「啊啊,的確很像是爺爺的作風。不過今天真的是踢了一場好比賽,大家都盡了全力的在踢足球。」

  「對啊,我們都盡了全力,也都有好好享受整場比賽以及踢足球的樂趣。」

  「洛可可你們是什麼時後要離開?」

  「明天的飛機。」

  「這麼快!」聽到比預期中還要近的時間讓円堂小小的驚訝了下。

  「對啊,因為比賽輸了大家都等不及要回去特訓了。」說到這洛可可露出了些許的苦笑。「不過因為大介的關係,大家現在都鬥志高昂呢。所以下一次我們一定會贏回來的!」語氣轉為肯定,洛可可一手握拳伸到了円堂的面前。

  「我們也不會輸的,下一次贏的還會是我們。」揚起了充滿鬥志的笑容,円堂也跟著伸出了緊握的拳頭與洛可可的相觸,之後兩人相視而笑。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抬頭看了看天空洛可可轉頭對円堂這麼說。

  「好,咦!已經這麼晚了,哇啊,我都沒注意到時間。糟糕了回去一定會被念。」被洛可可這麼一說円堂才注意到自己已經出來一段時間了,而且他事先根本就沒和任何人說要出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出來找人。

  「我送你回去吧,守。」看著円堂慌張的樣子,洛可可覺得有趣的笑了下。

  「不用麻煩了,我可以自己回去沒關係的。」聽到洛可可的提議,円堂連忙搖頭拒絕。

  「有人陪你回去總比你自己一個人回去要能讓你的隊友們放心吧。」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洛可可低頭直視著仍坐在椅子上的円堂。

  「這麼說好像也是。」不知道為什麼被洛可可這麼看著拒絕的話就是說不出口,於是円堂就這麼點頭答應了。

  最後果然還是有被其他人發現自己跑出去的事情,不過還好他們才正打算要找人而已,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

  在好好的跟其他人道歉了之後,日本閃電隊的所有人並沒有太過於責怪他,只是要他下次記得先找個人說一聲。不過或許跟洛可可陪他回來也有關係吧。總覺得有不少人在看到他和洛可可一起回來,視線在洛可可身上多停留了一下之後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沒有因此而被大家責怪円堂還是暗自慶幸著。


§  §  §


  隔天円堂跟著響木監督一起到機場送機,在爺爺大介與響木監督談話的空檔,他也與洛可可在一旁聊天。

  雖然昨天已經見過面了但是兩人還是互相向對方道謝,因為這場比賽他們在對方的身上學習到了很多東西,也都更加的喜愛成為他們之間的聯繫的足球。

  最後再與爺爺大介道別,沒有感傷更多的反倒是期待,期待下次再見面。足球是沒有止境的,所以還可以再變得更強,要成為円堂守。這是爺爺離開前告訴他的。

  目送著小巨人隊所搭乘的飛機起飛,離開地面消失在天際,円堂自外套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紙條,那是洛可可剛才給他的。

  上面寫著洛可可的聯絡方式,地址、電話、還有爺爺的電子信箱,因為爺爺在那邊有電腦。

  就算這段時間暫時見不到面,不過至少還可以聯絡得到人。啊,順便拿回去抄一份給媽媽好了,媽媽應該也會很想跟爺爺聯絡吧。

  將紙條重新折好,円堂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
這個月大概都是更新這一篇了吧
我會努力把他寫完的
CWT30應該不會窗(喂

1 則留言:

【刀劍】臥底 (女審刀)

這是個做夢夢到我帶了一隊刀刀到某個軍事機構臥底做任務 但是醒來之後只記得幾個畫面 只是又很想記錄下來,於是就努力靠著剩餘的記憶擠出來的東西 出場刀劍:五虎退、加州清光、鶴丸國永